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非我傲世》傲世西游活动 诱受 非我傲世㚻

更新时间:2021-04-29 08:46:46

《非我傲世》傲世西游活动 诱受 非我傲世㚻 已完结

《非我傲世》

来源:互联网 作者:风泠樱 分类:职场主角:傅卿,冷不丁

《非我傲世》作者:风泠樱,职场类型网络创作,主线人物:傅卿,冷不丁,本新篇精彩片段试读:大约一个时辰后,我坐在一辆陌生的马车里,头晕目眩,频频作呕。都怪这傅卿寻,厚脸皮地搭了别人的顺风车也就算了,还以“不快点的话恐怕天黑前赶不到下一座城”为由,喧宾夺主地抢过了六书手里的马鞭,发疯似的赶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约一个时辰后,我坐在一辆陌生的马车里,头晕目眩,频频作呕。

都怪这傅卿寻,厚脸皮地搭了别人的顺风车也就算了,还以“不快点的话恐怕天黑前赶不到下一座城”为由,喧宾夺主地抢过了六书手里的马鞭,发疯似的赶起车来,颠得我这个没怎么坐过马车的现代人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

好在人家小公子涵养好度量大没把我们轰下车,不然那荒郊野岭的可叫人如何是好?话虽如此,我看那孩子也被折腾得不轻。

惊魂未定的我不由自主地向车主人看了一眼,见他双手扶着车壁,脸色发白,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从车外坐回到车内的傅卿寻,我心里那叫一个有苦不能言啊。

“真、真是对不住了,这位小公子,舍弟他心中焦急……多有得罪……”说着,我毫不客气地白了傅卿寻一眼——管她是不是公主,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她爹妈也不知道是怎么教育她的。

“我……以为你们受得了。”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动作,傅卿寻小声嘀咕着。

你以为?你以为这是你家皇宫我们是你的侍从啊!

忍不住腹诽的我才不管什么公主王子,这就瞪了她一眼,示意她赶紧闭嘴。

“舍弟不谙世事,还请公子原谅。”随后,深知事已至此的我只好以兄长的身份诚恳地向小公子道歉。

对方没有回话,唯有一脸掩盖不住的不适表情。

“少爷,你还好吗?”就在气氛陷入尴尬之际,车厢外传来了六书的声音。

小男孩仍旧一言不发,看得出他还没缓过劲来。

也难怪,人家还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啊。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孩子是不是太老成了?就算是古代人,也不至于这样吧。

我正闲来无事胡思乱想着,马车突然来了个紧急刹车。伴着六书“吁——吁”的吆喝声,毫无心理准备的我差点摔了出去。

“你、你们干什么?”隔着帘布,我听到了六书略带惊恐的问话。

“怎么了?”离他较近的我伸手掀开帘布,探出脑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前方几米远处居然立着好几名手持大刀的彪形大汉。

不是吧?!头一回出远门就碰上打劫的!?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其中为首的那个男人粗着嗓子大声喊道,“要想……要想……”可惜他似乎没怎么念过书,记Xing也不太好,话说到一半便接不下去了,“反正是个人的,都给爷下来!”

听闻此言,我收回手臂,默默地退了回去,以眼神询问车内其余两人该如何是好——岂料我还没怎么看那小公子,他却面不改色地起身了。

眼睁睁地瞅着他第一个下了车,我再次感叹这世道真是英雄出少年——简直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啊!

只听车外那匪首诧异地叫了一声“小孩?”,随后继续扯着嗓子怒道:“还有呢?给爷乖乖下车!否则别怪爷刀剑无眼!”

好吧,我刚才就不该把脑袋探出去。

我一边后悔于自己的行为,一边自我安慰着“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然后带着几分惧意硬着头皮下了车,站在了男孩的身旁。

匪首一见我,便迅速靠了过来,打量了几眼之后,他就露出了在我看来十分猥琐的笑容。

不会吧……莫非他看出来了……

就在我心中越发忐忑之时,他冷不丁收起了色迷迷的表情,转而一脸正儿八经地冲上马车,把傅卿寻给拖了下来。

“放……放手!”长这么大怕是从未遭遇如此无礼对待,傅卿寻满脸怒意地甩开了匪首的手,快步躲到了我的身后。

“嘿嘿……”岂料那匪首不怒反笑,“今个儿爷赚了。”他突然转向背后的一群手下,笑呵呵地吆喝起来,“兄弟们说是不是啊?”

“噢噢——噢……”一群虾兵蟹将随即举着武器附和起哄。

该不会真的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吧?先前六书和小公子并未起疑啊?

“马车留下,你们俩留下。”回过身来的匪首眯着眼睛说道,然后随手指了指小公子和六书,“你,还有你,滚吧。”

“留着两个大男人,于你何用?”话音落下,令人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小公子主动开口,目标直指那腰圆腿粗的匪首。

他竟然……没有明哲保身,没有见死不救,没有落荒而逃——小鬼你够义气!

我刚在惊讶之余暗自佩服起这孩子过人的勇气和正气,下一刻,那匪首居然脱口说出了一句令人顿感五雷轰顶的话。

“老子要的就是男人!”

哦我的天!断袖之癖什么的果然是古往今来!

有那么一瞬间,我只想深深掩面。

再看那提出问题的小公子——他的眉头微微一抽,一时无语,看来对方的嗜好已然超出了他的预料范围。

“懂了没?懂了就赶紧滚!爷对小屁孩和那种货色没兴趣!”

话音刚落,我下意识地望向无辜中枪的六书,再移动眼球瞥了瞥大放厥词的大老粗——瞧你那肥头大耳的样子,六书配你都觉得憋屈!

“少、少爷,他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正这么往不该去的方向想着,六书还真就一脸委屈地提出了抗议。

我说,这里的古代人思维都不太正常吧?

“哼,老子就不喜欢你这种婆婆妈***男人!”匪首似乎也不蠢,失去耐心的他说着便提起手里那明晃晃的大刀,眼看就要朝着六书劈头盖脸而去——

“住手!”千钧一发之际,一句喝斥由远及近呼啸而至。

马蹄声?

与此同时,听到某种声音的我循声望去——鲜红的倩影赫然入眼。

那个人是?!

尚未等我进行完整的心理活动,立于附近的匪首忽然“啊哟”一声跌倒在地,切实有效地挽回了我的注意力。

他这是怎么搞的?方才还高举大刀气势汹汹的,这会儿却倒地呻吟面目狰狞?

已然趁机同六书等人一起退后的我低头瞅着那大汉毫无美感的模样,又抬头再度寻觅起那耀眼的赤红。

“谁敢欺负我家六书?!”一转眼,来人已经飞身下马,霸气十足地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柳、柳姑娘……”六书的语气叫人听不出是喜出望外多一些还是无可奈何深一点。

“肃哥哥,娫儿总算找到你了。”被六书称作“柳姑娘”的少女侧首笑语,唇边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稍等一下,哥、哥哥?

我不禁来回打量着小公子和那从天而降的柳姑娘。

这身高差……也忒悬殊了吧?就因为男孩发育比女孩晚?

“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动你跟六书一根汗毛的。”在我如此思忖之际,少女业已扭过头去,目光指向敌人,瞬间气香山河。

“娘之!”匪首显然已因半路杀出的柳姑娘而恼羞成怒,他不知何时已然爬了起来,怒目圆睁地爆出了一句颇有内涵的脏话——文言式的耶。

说时迟那时快,该匪首举起明晃晃的武器,直指红衣少女,却不料那看似弱小的身躯竟愣是四两拨千斤一般从下方挡住了大汉的攻击,而后貌似轻巧地一推,就让身材高大的匪首登时一个踉跄倒退数米。

“大哥!”后边一群喽啰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终于有他们出场的机会了——于是两个精明的赶紧冲上前去一左一右扶住他们的老大,顺便一表忠心。

“给我上!”气急败坏的匪首在手下的搀扶下迅速站稳了脚跟,他一声高呼就使起了以多欺少的伎俩。

话音刚落,一大票群众演员的脸蜂拥而至,多少吓到了我这身临其境的娃。

虽然这柳姑娘看起来身手不错,但以一敌众毕竟有些强人所难吧?

看着她倏地亮出两把短刀,杀入人群以一当十,我自然免不了为少女捏上了一把汗。可旁观了没多久,我就发现敌方人员实在是不耐打,仿佛柳姑娘还没一刀劈上去呢,他们就倒地不起了。

这也太外强中干了吧?

正当我打算给予他们这般评价之时,我无意间注意到了一个现象——那些倒下的人,似乎都有弯腰屈膝的过程,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冷不防打中,不得已才……

刹那间,我心中一亮,随即环顾四周。

难不成是他的人……

抓住了一种可能Xing,我忽然放下心来。

这下,应该是没问题了。

果不其然,才半柱香的工夫,那群山贼还是土匪就节节败退,登时反衬出少女如有神助的身手。

“撤、撤!”见势不妙的匪首毫无胆识可言,三下五除二,就领着那帮虾兵蟹将落荒而逃了。

“哼,想动我的肃哥哥,门都没有!”望着一伙人狼狈而去的背影,柳姑娘收起武器,拍了拍自个儿的双手,得意洋洋地抬高了下巴。

我说你的重点保护对象转移得也忒快了吧?更重要的是,人家想动的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肃哥哥啊少女。

“肃哥哥。”红衣少女眉开眼笑地转过身来,跑跳着来到小公子的身边,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臂,“你们可叫我一通好找。”说着,她欢笑着看了看六书。

“呃,呵呵……”六书赔笑着挠了挠头,避开了对方的视线,而少女则无意深究,只管自己乐呵呵地瞅着她的肃哥哥——直到她抬起头来,注意到了两个陌生人的存在。

“你们是谁……”她游移于我和傅卿寻之间的目光突然锁定了后者,“哦你们!”她冷不丁松开了一只挽着小公子的手,倏地指向了我身旁的女子。

完了,先前的谎言就要不攻自破了。

“你骗我!”果然不出所料,那位柳姑娘这就瞪大了眼睛,对着傅卿寻高声指责。

“我……”八成是没想到短时间内还会与之重逢,理亏的傅卿寻顿时语塞。

“姑娘请见谅。”见现场气氛不太和谐,我这个“当哥哥的”赶忙上前一步打圆场,“舍弟不是恶意欺瞒姑娘。”

“那还是善意的喽?”小妮子挑了挑下巴,立马将矛头对准了无辜的我,显然开始得理不饶人。

“呵……也不是。”我微微一笑,心想我一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新世纪青年难不成还说不过你这十多岁的小丫头,“非恶意不代表就是善意,舍弟并不想对姑娘造成什么伤害,只是……”我迅速扫了小公子和六书一眼,“误以为你的朋友遇上了什么麻烦,一时意气,才为姑娘指了一条错路。”

“什么意思?”不知少女是否听懂了我的言下之意,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有点儿不高兴了。

“唉,都是误会。”我脸不红心不跳地笑着,继而煞有其事地转向了凝神看我的傅卿寻,“我早就跟你说了嘛,瞧这位姑娘一身正气,怎会是为非作歹之人呢?你看看你,没把事情弄清楚,结果帮了倒忙,害得人家绕了多少路才得以相聚。”话音刚落,我又一本正经地转向了柳姑娘,微微垂首作诚恳状,“在下替舍弟向姑娘赔罪。”

“算了,反正我也找着肃哥哥了,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大概是懒得去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又或者的确是因为寻人有果而心中大喜,那柳姑娘似乎无意再作追究,转而重新挽起了始终在一旁一语不发的小公子。

小公子,六书,我赌你们不想让她知道你们在躲避她,更赌你们明白我方才说的话对我你都有好处——所以,就这样保持沉默吧。

“肃哥哥,我们走吧。”柳姑娘眉开眼笑地拉着双眉微锁的小公子,转身就往马车上去。

“柳姑娘!”谁知一边的六书忽然拦住柳姑娘,同时叫出声来,“你……你的马怎么办?”

“马?”转移了注意力的少女抬头瞅了瞅她的马,又来回看了看那对主仆,最后视线落在了我和傅卿寻的身上,“你们刚才坐了肃哥哥的马车?”

我俩诚实地点点头。

“得了,这马给你们骑。”少女爽快地一挥手,“我坐肃哥哥的马车。”

“啊?”我跟傅卿寻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看似与此事无关的六书倒是先一步张大了嘴。

“怎么了?”柳姑娘面露疑惑地将目光对准了脸色尴尬的六书。

“没、没什么……”六书忙摇摇头,转移了视线。

这小伙子八成是打错了如意算盘吧。

“那就多谢姑娘不计前嫌了。”就在我默默对六书略表同情之际,身旁的傅卿寻开口表达了谢意。

她倒是赚了一匹马的使用权。

我看了颔首道谢的傅卿寻一眼,忽然间意识到了一个曾几何时出现过的问题。

我,不会骑马。

精彩评论:

职场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傅卿,冷不丁)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傅卿,冷不丁),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