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独舞》女孩独舞视频 平胸小受文 独舞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1-04-02 09:50:54

《独舞》女孩独舞视频 平胸小受文 独舞全文阅读 连载中

《独舞》

来源:互联网 作者:彬彬果 分类:青春主角:林曼,阿婆

独家完整版小说《独舞》是彬彬果所编写的一本青春类型的网络小说,本网文的传奇人物林曼,阿婆,小说剧情回顾:薄薄的白雾似一种纯白的液体,渗透在了森林的空隙。这一刻是雪的世界。一片茫茫无尽的无边无尽地覆盖。或许,雪的颜色就是世界上最纯白的颜色。林曼脸上荡漾出了笑意,伸出手去接那些纯洁无暇飞舞飘动的精灵。无意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薄薄的白雾似一种纯白的液体,渗透在了森林的空隙。这一刻是雪的世界。一片茫茫无尽的无边无尽地覆盖。或许,雪的颜色就是世界上最纯白的颜色。

林曼脸上荡漾出了笑意,伸出手去接那些纯洁无暇飞舞飘动的精灵。

无意间,她瞥见了被雪掩埋了一点的枯叶。那片枯叶已渐渐地被掩埋完。枯叶落地并不是无情的。它们会渐渐被埋在地下的深层,将所有的水分和养分都供给树根。

那么,妈妈你的离去是不是也可以认为并不是无情的呢?想到这,纤长的手忍不住去触那窗,却被铁杆冰冷地猛地缩回了手。

可能吗?十几年前的记忆已被深深地刻进了骨子里面。那天,黑压压的云布满了整个天空,看不见一丝阳光。甚至,找不到一丝缝隙,可以看见一点光亮的地方。

刘萍玉焦急地走进家,迅速地收拾着东西,然后拖着一大箱东西,拼命地向门外奔去。林曼那时还小,她不懂她为什么如此匆忙,只是不停地问:“妈妈,你去哪儿?”

刘萍玉慌忙地拉着箱子向门外奔着,转过头不停地叮嘱林曼:“在家听爸爸的话。”直到她快速跨出门槛那一刻,林曼才忍不住“哇”地一声哭出声,在后面开始紧紧追赶,“妈妈,妈妈……”

她被门槛绊倒,狠狠地摔在地上,瞬间,小腿上冒出了血珠。而一直待在旁边沉默已久的林大平才急切地跑过来,一把抱住林曼,不停地哄道:“曼子不哭,曼子不哭……”

而她,刘萍玉,只是匆忙地提着行李向前,甚至,都没有时间转头去看她一眼。爸爸的眼泪滑落下来滴在脖子上是那么凉人。林曼恨恨地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发誓,从此,我只有爸爸,没有妈妈。

想到这,脑海的细胞似乎异常活跃了起来,不停地相互冲击,顿时头痛不已。其实,那些伤人的记忆早已想把它抹去,抹了一千遍,一万遍。可无奈,那些记忆真得已深入骨髓。

每逢夜深人静时,它们便如一条巨大的毒蛇紧紧包裹,让人喘不过气来。而现在,早上竟又……她忍不住恼怒地拿拳头狠狠砸向头。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沉默地从窗外移开视线,缓慢地走上了楼梯。

摇荡的楼梯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在林曼的记忆里,那些吱呀吱呀的声音从小到大一直都陪伴着她。

“爸爸,你好了?”看着脸色已渐渐红润的林大平,她惊喜地问道。“是啊,还是女儿贴心。”林大平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转过身看了一眼,又忙说:“来,吃饭,看有什么好吃的。”

桌面上裂开了一道又一道的口子,就像裂开的那些粗枝树皮一样,早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手无意间触碰到桌面上,便会感觉到一丝疼痛。

饭菜很丰富,有炸得金黄色的鸡块,紫菜蛋汤,瘦肉片……过了好久,林曼才缓过神来,奇怪地问道:“爸爸,怎么那么多菜啊?”

“嗯。”林大平突然别过脸很不自然地笑了,“嗯,嗯,是,是啊。老板发的。”“老板?”林曼不明白地皱了皱眉头,更加不可思议地问道。

“要过年了嘛,这不,杂货店生意一好,老板一高兴就……”“哦。”她疑惑地点了点头,不经意一抬头,发现爸爸脸上化开一圈一圈的红晕,浮现出了柔和的笑容。

“来,这是王阿婆早上端过来的,说你回来……”林大平夹起一条炸得金黄色的小鱼儿放在林曼碗中,乐呵呵地说道。“知道了。”她不耐烦地打断爸爸的话,夹起那条小鱼儿放入口中轻轻嚼了一下,却突然停住了。

是这样的吗?这么熟悉的味道。

林曼知道这是王阿婆的拿手好菜。她只记得很久以前,妈妈还没走时,隔壁的王阿婆只要烧好了这道菜便会叫上馋嘴的林曼。

饭桌上,林曼和阿婆的孙女儿一起坐在板凳上,嘻嘻哈哈地用力嚼着炸得金黄的小鱼儿,嚼得小鱼儿“嘣嘣”直响。甚至,彼此都可以听得见逐渐消融在晴空里的声音。

吃饭时,阿婆也会笑眯眯地看着林曼:“很好吃吧?家里妈妈还是那么忙?爸爸呢?”林曼总是嗯嗯啊地应着,忙着用衣袖去擦吃得满嘴是油的脸,然后抓起下一条小鱼儿。

每当这时,阿婆总是笑笑,无奈地摇摇头,这孩子。

如果,如果只是这一些那该多好,只是后来,后来……

后来林曼的妈妈走了。这一消息在不大的小镇上不胫而走。人们顿时开始议论纷纷,甚至在街上看见了林曼也会停下来对她评头论足一番。

“这孩子,头发多久没洗了啊……”“那很正常嘛,如果是你妈妈走了……”

也就从那时起,隔壁的阿婆不再喊她去吃东西了,而她的孙女儿再也不过来找她玩了。只记得有一次,林曼一个人在自家门前玩。诱人的香味儿从隔壁家飘了过来。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最终还是没有抵过那香味儿的诱惑,径直向王阿婆家走去。她看见王阿婆正有说有笑地为她孙女儿夹起那条鱼儿。林曼在门外足足站了一分钟。阿婆终于发现了。

她大为惊骇地起身抓起一条小鱼儿,快速地走到林曼面前,将小鱼儿塞到她手里急急地说:“你怎么来了啊?以后别来了啊。

别人本来就瞧不起我这糟老婆子,如果还和你这没***孩子来往,那以后别人岂不是连我也要骂啊?走,快走!”

林曼没有说话。她只是定定地看着阿婆焦急嫌弃的眼神,然后木然地点点头,慢慢转过身。

手中紧紧攥着那条炸得金黄的小鱼儿,还没有走几步,就将它狠狠地丢在了地面上。那么小的林曼,从那时就知道,以后再也不能去阿婆家了。

想到这,她突然弯腰将还没有嚼完的鱼儿猛地吐到了地上,起身去厨房倒了满满一杯水,大口大口喝着水,冷不防被呛到咳嗽了起来。

“慢点啊!”林大平看着慌乱的林曼,忍不住轻轻地斥责。“哦,没事。”咳嗽完了,林曼缓缓地拿起水杯,刚刚还和她抖动不已泛起微浪的水也瞬间平息了下来。

林大平夹起一条小鱼儿,慢慢放入口中嚼了嚼,疑惑地看了一眼林曼。“爸爸,你先吃,我出去走走。”她放下水杯,微微笑了一下,转身向大门走去。“其实,那个……”女儿的身影渐渐远离。

林大平不由得焦急地喊出了声,欲言又止,瞬间脸被涨得通红。“怎么了?”林曼好奇地转过头,奇怪地看着他。心里仿佛有毛绒绒的羽毛挠来挠去,让她很是心慌。“没事,你去吧。”

怔了一会儿,林大平还是犹豫地开了口。他抬起头浅浅笑了一下,额头上的皱纹仿佛又平添了几条。

林曼轻轻地带上门,转过身一眼就看见了富丽堂皇房子前的女人。

这女人,不是见过吗?难道她住在这?不远处那女人正一脸柔美地笑着看着她。林曼脸上的表情却是木然的。这个镇上的人们都极少对她笑,久而久之,她也学不会对别人笑了。

眼前的林子是林曼常来的地方。这一弯溪水虽不是碧波荡漾,宽敞明亮,却也是空明纯净,不急不躁缓缓地流淌。仿佛也在心上静静地流淌,洗涤了那些烦躁和孤独,给予了从未有过的舒适和惬意。

林曼坐在一块石头上,静静注视着那湾溪水。为什么呢?景物永远都比人类真实。娇羞的花儿展现的是美丽可爱;直立的白杨现眼的是挺拔坚韧;纯净的溪水流露的是舒缓宁静。

而人就不同了……

春节,似乎和以往并没有多少不同。林曼习惯性地站在门前看那些飞舞满天、色彩明亮的烟花,却落寞地发现今年的烟花并没有以往绚烂。

她缓缓地蹲下身。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洒下来,仿佛给雪地披了一层飘渺的纱。细细碎碎的颗粒紧挨在一起,晶莹圆润。

不知是被哪家丢弃的流浪狗蜷缩在旁边的一个阴暗角落里,时不时会突然站起身对着冷寂的夜空咆哮几声,然后,蹲下身子耷拉着脑袋趴在角落里低低地呜咽。

冷冷的空气让林曼深吸了一口气。她静静地看着那个角落,忍不住走过去。狗背上黄色的毛已有大块脱落,露出冻得通红有丝丝血液渗出的疮疤。刚刚伸出的手不禁微微有点颤抖了,僵立在了半空中。

半晌,她才伸出手抚摸着狗的两只完好无损的耳朵。狗抬起头望着林曼,机敏的耳朵在空中快速抖了抖,又慢慢地趴在沾满雪花的角落里,低低地呜咽了起来。

倘若……手不禁缓缓停了下来。她出神地望着那有着模糊血肉隐隐约约的伤疤。铺天盖地的雪花仿佛也疯了似地刮在心上,铺得密密严严。心,顿时凉了下来。

倘若,我没有爸爸,是不是也和你一样?

她愣了一下,转过身轻轻推开了大门。

“爸爸,早上剩的骨头还有吗?”林曼看着正裂开嘴大笑的林大平,也忍不住笑了一下。她转身去厨房夹了一些木炭,倒在那些微小已渐渐失去红光的炭灰周围。

“全倒在那个桶里。”林大平快速地抬起头看了一眼林曼,笑了一下,指着电视里傻愣傻愣表演着小品的胖子说:“快看。”

只不过是很普通的小品。林曼看了看,转身走进厨房。她在一个沾满灰尘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塑料袋,将那些骨头包裹起。

桶里面的残水很多,沉浮着已经烂掉了的白菜叶、削得很薄很薄的土豆皮、没有一丝水分的萝卜皮。正在努力铲起一些小碎片骨头的林曼怔住了。

她扭过头去看沾满油迹散发着弱弱的光的灯泡,还是忍不住苦苦笑了一下。

灶上放着一个上面印着大块湖面绿色树木的瓷杯。那是林大平一贯用的瓷杯。每次林大平出去必带这只杯。在酷暑下晒的大汗淋漓时,在冷冽的冬天瑟瑟发抖时,都会喝上满满的一杯茶。

无论杯里是热茶还是凉茶。林曼一直都清晰地记着这个画面。酷暑的六月,太阳仿佛将所有的热量都散发开了,炎炎地炙烤着地面的生灵。

林大平从背上放下一大袋面粉,迫不及待地跑到店里的门槛端起茶杯,咕噜咕噜地大口喝起来,似乎气都来不及多喘一下。喝完了茶,他会用肩上的那条破乱的毛巾用力地揩去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

然后,十分舒爽地扯一扯紧贴在后背的衣服。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或许是吧,有时候当时一点小的满足便可以让人们忘记伴随着一辈子的痛苦和磨难。

林曼木讷地拧起那一小袋骨头,推开了大门。手一点一点地拉开袋子,缓缓地抚摸着狗头,小声地呢喃道:“今天过节,你也应该多吃点。”

大狗又低低地呜咽了几声,抬起头深深看了一眼林曼。然后,它抬起前爪死死地按住那些骨头,低下脑袋,迫不及待地轻轻咬起了一块。

“咯嘣、咯嘣”那些声音一直在她的耳边冲荡着。外边疯狂地飞舞着白雪。那些声音在空荡寒冷的大地上来回循环,给那一片死寂平添了一份小小的热闹。天空在黑夜里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地面在弱弱的光的照耀下露出了极端的白。黑白分明。黑,永远是黑;白,永远是白。就在那么一刹那,林曼却仿佛感觉到时间就真的凝固了。

如此分明,也只有自然在这一片寂静的夜空里透露,悄悄安慰着人们。毕竟,待到明天时,在嘈杂的人群里,想要这些都不太容易,不是吗?

地面依然铺着厚厚的白雪,在太阳的照耀下渐渐地消融。凹凸不平的木门开始变得软软的,上面依附着浅绿色的青苔。用手轻轻一按,便有腐水从门缝里淌出来。在家的日子如这滑落指尖的水,瞬间即逝。

“曼子,”焦急的声音从旁边的院子里传了过来。王阿婆迈着细细的碎步向林曼焦急地赶着。一阵阵阴冷的风不断地吹着,搅着地上还残留的几片枯叶也跟着快速地卷动了起来。

林曼抚了抚额前的刘海儿,看着急急走来的阿婆,长长舒了一口气:“阿婆,您怎么来了?”

“唉呀,这孩子,有出息,都读大学了。以后好过了也帮忙把莉莉扶一把。反正你们从小也那么好。”阿婆浅浅地笑着。皱纹开始舒张开来,突然让林曼想到了黄土高原里的那些千沟万壑。

林曼转过头极不习惯地笑了笑,“阿婆,别这么说,我以后好不好还不一定了。”丝丝银发不停地在空中轻轻飘摇,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过了好久,她又哈哈大笑起来。

双手紧紧握住林曼的手,直直盯着林曼的眼睛缓缓地说:“这孩子,就算阿婆求你了……”林曼的手被粗糙的双手握得生疼。她不由得抽出自己的手,十分尴尬地浅笑着说:“阿婆……”

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声音:“曼子,快点。”“阿婆,我走了。”她转过身仓促地提起行李,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

跟上爸爸的时候,林曼无意向上一看,发现了站在窗口挂着浅浅笑容的女人。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短暂的几秒沉默后,她从那个女人身上淡然地移过视线,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来往的行人。

从自家到车站的公路并不远,只是,路面一直坑坑洼洼,没有一处十分平坦的地方。一些被打磨的光亮的小石子紧紧地镶嵌在路面。

两边的房屋有像大城里一样漂亮的小洋楼,但更多的是白墙壁上爬满了脚印,沾满了油迹与灰尘的小平屋。甚至,还有一些歪歪斜斜像要马上倒塌的土屋。路两旁常年都有摆小摊的主儿。

要么是一块一块已被削好放在碗里的水果,鲜红的西瓜,雪白的梨块……要么是炸得金黄的臭豆腐……常年,清香的味儿混合着葱香的味儿一连四季地飘在整条巷子里。

到了花开的季节,路面上也会有一些白里透红的花瓣纷纷洒洒地飘落下来,仿佛给这小巷的地面上铺上了一层薄薄的花海。其实这时,在小巷里转上一圈也会有别一番的惬意。

只是现在,林曼抬头看了一眼道路两旁,服装店或杂货店前依然有坐着的人。他们打量着来来往往的人,慵懒的眼神让整个小镇都失去了颜色。

精彩评论:

在青春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彬彬果)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林曼,阿婆)的肤色,主角(林曼,阿婆)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青春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独舞》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