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忘川河记》忘川河的传说 健全 忘川河记婚恋风格小说

更新时间:2021-01-13 10:01:33

《忘川河记》忘川河的传说 健全 忘川河记婚恋风格小说 连载中

《忘川河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S花溪 分类:婚恋主角:白若,孟婆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忘川河记》的创作,是作者S花溪新出的婚恋创作,网络创作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极力推荐,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凡世连接地府的地方便是鬼门,我们去往鬼门的路上,他一直不言不语,我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便无话找话地问他。“你们雪女族又不是只有女妖,却为何要叫雪女?”因他是个男妖,若叫他雪女我实在叫不出口,其实我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凡世连接地府的地方便是鬼门,我们去往鬼门的路上,他一直不言不语,我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便无话找话地问他。“你们雪女族又不是只有女妖,却为何要叫雪女?”

因他是个男妖,若叫他雪女我实在叫不出口,其实我刚见他时就想一问究竟,只是那时受制于人,境遇实在尴尬,故而只拖到了现在才问。

不过,他的脸还是一副不愿搭理我的样子,只是他这次却没有沉默下去,而是爽快的回答道:“那都是人类给起的,他们见到的第一只雪妖,便是个女妖,后来那只雪妖流落凡世,见的人多了就误以为我们一族,只有女妖,便称雪女。可后来,凡世又流传出一种说法,说雪女是女人在大雪中死去,灵魂化作妖灵,游荡在太白山附周围。”

我弯了弯眼角,看他总算不在紧绷着张冷脸,虽然他那张脸从始至终都没有太大变化,但至少言语中不在警惕我,我便也轻松地赞叹起来:“凡人素来对编故事最有天赋。”又想起了件事,便又问他。“那我该叫你什么,雪女不合适,总不该叫雪男吧?”

他又是半天没说话,我以为他又是心血来潮地不愿搭理我了,我便也没太在意,谁知他又忽然开口道:“白若。”

白若即便面冷,性情却不大沉稳,我与他将通过鬼门,他便难耐不住急切心情,脚步走的飞快。说实在的我却有些胆怯,毕竟守了忘川几百年,我却是第一次来地府,里面地状况我几乎一概不知,只是偶尔听木兰说过些。

九重天没有黑夜,而地府恰恰相反,这个地方没有白天,四处燃着鬼火,脚下的路也只是勉强看得清。

地府的地貌与凡世相似,它就像一座城,笔直的街道绵长,两旁建有很多小房子,似是给还未投胎地鬼所住的地方。因这里没有阳光,所以没有花草,只有开在墙角的彼岸花。

因地界不熟,找人实属麻烦,而且此地随处都是鬼,我和白若一神一妖,若待久了,很快也会被冥主发现。

我拿出腰间的小黑牌子,小黑牌子是阿狸留给我的,我便用寻回术,探析牌子上残留的阿狸的气息,手指向外一指,一缕仙气游离出去,我们顺着那缕仙气,找到了阿狸住的地方。

阿狸住的地方,比我们起初看的房子要大很多,我想鬼差在地府待遇该是不错,她的房子很安静,甚至有点安静过了头。

白若环视看了会儿,觉得不对劲,他唤着阿狸的名字,在前院后庭找了个遍,却半个鬼影也没有。

他跑过来质问我,我不紧不慢道:“别着急,我带你去找。”我拉着他走到一个小黑盒子面前,指着那盒子道:“打开它。”

白若木纳地打开,其实我也不知道那盒子里有什么,只是知道哪里有阿狸的东西,便也好奇的抻着脑袋去看。小黑盒子里躺着一支银白的发簪,白若小心翼翼地拿起来,一双眼睛疑惑地看向我。

我了然,便向他解释,“阿狸十几年前就不在地府了,她转世做了凡人。”

白若懵然,他不信,仍质问我:“你怎么会知道?”

我道:“不然你以为我们怎么能自由得进出地府,莫要说是神是妖,就是天帝来了,没有鬼牌也是进不来的。”我摸了摸挂在腰上的小黑牌子,道:“这牌子本是阿狸的,她骗冥主说牌子丢了,实则是把牌子给了我,她说若有朝一日,有人来寻她,便带他来这里,拿走盒子里的东西。”

听完我的话,白若似呆了,他握着发簪久久没说一句话。我想他该是爱上了阿狸,才会难以接受阿狸竟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的汤,将他永世得忘了,自己遁入了轮回。

我看他难受的样子,自己胸口也觉得慢慢在结冰,心想这样不行,本欲劝他两句,却这时他忽然清醒过来,把发簪揣进怀里,对我道:“带我去凡间找阿狸。”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白若见我没反应,便面露严肃道:“我说过你必须带我找到阿狸。”

我万般无奈道:“阿狸已转世十余年了,我去哪里给你找啊?”

他十分笃定道:“你一定有办法。”

我确实有办法,但是我也仅仅是空有个办法而已。我道:“阿狸转世十数年,能知道她托生何处的唯有冥王和孟婆,而我又不是地府中人,冥王是见不到的,至于孟婆,她素来不喜欢我,就是我去找她,看在我的面上,他绝对不会帮,除非...”

我故意买了个关子,白若也不负我望得扬起焦急地脸,问我道:“除非什么?”

我心满意足道:“你需把忘川河主给放了,她与孟婆交情甚好,她若张口,孟婆定会帮她。”

我以为他多少还是会犹豫,可偏偏还是出乎我所料,他丝毫犹豫都没有,拉着我急忙回了忘川。

当我看见木兰完好无损的站在我面前时,我才算知道白若竟用情至深到如此地步,无论任何有关阿狸的下落,更无论真假,只要你说出来,她便义无反顾地相信,想来他是真得很想见阿狸。

只是不明白,阿狸为何要弃他这么一个痴心的人而不顾,却非要转世为人。

我虽早就对白若没有了芥蒂,埋在心里的更多是同情,可木兰并不知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面前这个冷面男人,便是封了她多日的罪魁祸首。

木兰忍不下这口气,上前便要发难,可惜她做河主的年岁太短,并不知雪妖是上古的隐妖,以她几百年的修为,恐还未靠近就会被冻僵。我现在也还未真得摸清白若的脾气,便不能任由木兰冒险,我手急眼快地拉了她一把,她因是才被解封,手还很冰,身体也虚弱得多。我将她拉至身后,她大半的身子都被我挡住。她不明所以的望着我,我却笑眯眯地对白若道:“他是女人,别跟她计较。”

精彩评论:

平台的婚恋类小说佳作不多,文笔比较出众的也就是这本《忘川河记》。前两本多少都不算很正统的日娱,而唯有这本,主角(白若,孟婆)带着一个小金手指,在拼搏中努力发展自己的事业,没有写烂的AKB48和各色知名女优,却刻画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角色。我个人是很喜欢这部小说的,有点可惜的是作者(S花溪)后期过于放飞自我,文笔愈加轻佻,不能不说有些遗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