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笑相扶》排队相扶笑黄泉藏头诗 NP 笑相扶主角是吕氏,吴小娘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5 12:14:55

《笑相扶》排队相扶笑黄泉藏头诗 NP 笑相扶主角是吕氏,吴小娘的小说 连载中

《笑相扶》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苒梦溪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吕氏,吴小娘

光环人物是吕氏,吴小娘的佳作《笑相扶》此文是苒梦溪墨下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淋漓尽致故事新颖,绝对是非常耐看的畅销新书,书中主要讲述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裴老爷闻言,不由得称赞道“咱们怡儿终于长大了!竟也明白了这些道理”。跪着的吴小娘,一听立马慌了神儿,三下两下爬到裴老爷跟前,伸出芊芊细指,攀附到裴宽的膝上道“老爷!小娘小娘不是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裴老爷闻言,不由得称赞道“咱们怡儿终于长大了!竟也明白了这些道理”。

跪着的吴小娘,一听立马慌了神儿,三下两下爬到裴老爷跟前,伸出芊芊细指,攀附到裴宽的膝上道“老爷!小娘小娘不是这个意思!小娘没有!”话音一落…剩下的便就只剩下哭声。

见她那娇柔造作的样,当真是与前世之景一模一样。

裴君怡想到这,反而心里笑道,吴小娘今时不同往日,前世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哭个几声便能得到爹爹怜悯,可如今…你既没有儿女护着,又是刚进门的雏鸟,我看你还怎么飞的高。

“怡儿竟有如此见地!为父很是高兴啊!”。

裴宽根本不去理会地上的吴小娘,只一听女儿说的在理,再一想去,小孩子一张口,也算是解了一家子的难处,既给足了她当夫人颜面,又不失二夫人的脸面。

二夫人本以为,一个孩子能说出什么所以然,没想到竟真有些见地,抬眼瞪着吴小娘心想“我看你个贱人还有什么办法说三道四!”想到此处,二夫人端起茶来,细细品了品。

这举动落在吴小娘的眼睛里,便更是嘲讽了。

裴宽本就不喜欢干预后院的琐事,便挑了担子给夫人道“一个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我想你也应该懂得,我还有事要处理,剩下的便交给夫人办吧!”说罢抬起屁股,便就走了出去。

君怡早就猜到,阿爹不愿掺和后院的事,所以这后院的粥,她今儿再怎么使劲搅和,也坏不到哪去。

君怡坐在椅子上“阿娘我困了!”。

韦墨以刚刚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今转念一想“果然还是个孩子!口无遮拦的!竟是我想多了去”。

抬头望向丹云,挑了个眉道“还不快扶怡姐儿,回屋歇着”。

剩下的事儿,君怡便都是从丹云嘴里,一点点撬出来的,阿娘罚了吴小娘半个月的俸,而二夫人则是罚抄佛经三百遍以儆效尤,但在君怡看来,属实是过于轻了些。

裴老太太也听闻了此事,夸赞了怡姐儿,此事在裴府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多么势利,都见吴小娘失势,纷纷排挤,连吃穿用度都克扣了大半。

半月后。

已是进了春儿,树上的新芽都慢慢悄悄的长了出来,就像有些人的心,偷偷生了草,野性的让人厌恶。

吴小娘屋。

门不知是被春风吹开了,还是谁打开来,只闻一股子狐媚味钻了进来。

吴小娘抬起眼睛望去,只见一只兰花鞋子,踏过门槛儿,迈了进来。

随着那人走进了些,便道。

“呦!好好的一院子,没想到!竟被你糟蹋成这样,真是可惜咯!”说话的,正是二夫人吕氏。

“我当是谁呢!刚才还看外面天儿不错!可世事难料,就好似眼下…不知外面挂的是什么风,竟把二夫人您给吹来了?”。

席子上坐着的憔悴素人儿,便是昔日风采的吴小娘子。

吕氏勾了勾嘴角,不由得上下打量着吴小娘。

“这不…这几日刚抄完佛经,烦闷的很,想着许久没来瞧妹妹了,便路过进来看看”。

二夫人拿着手绢遮着鼻子,嫌弃的瞧了一眼四周无人打扫的灰烬,嗤之以鼻的说道。

“二夫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又假仁假义的来这作甚?我过得好与不好,难道你二夫人…当真不知道吗?”吴小娘瞪着吕氏,咬着一口银牙道。

吴小娘心想,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自从受罪至此,二夫人明着在屋抄佛书,实则派人打压自己,能克扣的都被她克扣了去,身边伺候的哪个不是墙头草,全都倒戈相向于她二夫人那边,留下的就只有她一人罢了。

“那既然妹妹如此知礼,那姐姐我…也就不白费口舌了,半双还不把我准备的汤药端过来,我看妹妹脸色不好,快!喂于她服下”。

吕氏勾嘴阴笑着,双目移向半双手中的碗。

吕氏早就备下汤药许久,生怕老爷再取个三妻四妾,若是生了儿子,那她这个二夫人,可就真真的是不好当了。

这女人嘛,难免会想很多,多到给自己,留个几条后路。

转眼再看看这药,此汤药乃是寒性极大的,女子服下便能不再承孕,当真是好心记,此汤药一但灌入吴小娘腹中,便可除了吕氏的心腹大患,入寝也能睡得踏实。

汤药!什么汤药!

吴小娘子一脸惶恐的,看着眼前几人,心里暗叫道“不好!”。

“二夫人!你快快拿走,小娘不需要什么汤药”吴小娘一边伸手,挡了挡自己的脸,一边往后面挪去。

吕氏一听此话,瞬间便是把脸往下一沉。

“刚刚还说妹妹知礼,怎么这会倒是糊涂了去?今日这汤你喝也得给我喝,不喝也得喝!半双还等什么?把这贱人的嘴给我掰开,灌下去!”。

终于…眼前的吕氏此话一出,脸上便漏出了狐狸面相,狰狞的像个夜叉。

半双闻言上前,先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玉簪子,装好人的说道“小娘子莫怪,都是奴婢,半双今儿就多有得罪了!”。

说罢,抬手就是一薅,只见吴小娘的细胳膊上,立马红了一片。

都是奴婢,都是奴婢…

大夫人屋。

“阿娘此处还有些…”。

君怡正陪阿娘绣着女红,就在这时代秋急慌慌的走了过来。

“主儿不好了,西边儿那位,带着七八个女婢往吴小娘那边去了”。

君怡手中的线一顿,心道“西边,那不就是二夫人吕氏的院子,看来今儿有出好戏了!”。

“什么!人走到哪了?怎现在才来告诉我,快!快!扶我前去”。

阿娘打刚才一听,这右眼就开始跳个不停,当真要有大事发生,想到此处,阿娘立马放下了手里的物件儿。

“禀主子,刚去没多久,估摸着…刚到吴小娘屋里,奴婢这也是刚刚得到的信儿”。

代秋哈着腰,边走边说道。

君怡也起身,跟着前去看热闹,但转念一想阿娘去了顶多轻罚,但要是祖母和阿爹都来的话,那这罪酒可够她二夫人喝一壶的了!

转身看向丹云和绿兰“你俩快一人去祖母屋里禀告,一人去阿爹屋里禀告,就说二夫人要谋害吴小娘!罪名越大越好!哦!对了就说……就说阿娘教导后二夫人还是不听,越发失了规矩!”。

丹云和绿兰相视一笑“是奴婢这就去办!”。

祖宗的规矩是多么重要,二夫人今儿逾越主母惩治吴小娘,这是给阿娘铺路呢!就算她吕府的面子要给,但也大不过裴府的尊严,再说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谁愿意来管这烂摊子,而且君怡敢断定阿爹碍于面子,定当封死消息不得传扬,所以此事不但不会牵连阿娘,还会帮阿娘正了家风。

老夫人屋。

“什么?吕氏那妒妇竟如此不知收敛,白竹扶老身前去看看这场大戏!”。

老夫人沉重一说,心里七上八下的。

白竹是老夫人身边的嬷嬷,从小就在老夫人身边服侍的“主子莫急,有人给主儿通风,自然也会给别的主儿报信,您已是老夫人了,可不能抢了大房主母的活,这样会使您与大夫人生分!”。

老夫人一听,心里倒是平静了几分“还是你看的细!那咱们今日就在这院子里等消息罢了!”说罢。从新拾起了茶盏,品了一品这圣上新赏的碧螺春。

这大夫人到吴小娘院子的时候,打远就听见吴小娘求救的喊声。

屋外的丫鬟进来禀报“主儿!大夫人来了!”。

“什么!怎么来的这么快!半双麻利点!赶紧给她灌进去!”。

吕氏心一横,也上前去掰吴小娘的嘴,只见五六个丫鬟连捆带绑的,给吴小娘就像上刑一样。

吴小娘心灰意冷的看着,眼前的一碗毒药,心想今儿怕是躲也躲不过了。

就在这时代秋姑姑破门而入“大胆贱婢!还不住手!”。

代秋姑姑三步化两步上前制止住了半双,贵池踹开了后面拽着吴小娘手的丫鬟。

紧接着阿娘和君怡便走了进来“不知今儿这屋怎这么热闹,竟不知演的是哪一出啊!”。

半双一看坏事了,便要把手中的药碗打翻,亏得贵池眼疾手快,按住了这小蹄子。

半双疼得是龇牙咧嘴,连续“哎呦”了好几声。

“大夫人说笑了,妾这不许久未见吴小娘子,便前来探望”。

事到如今她吕氏还能说出个什么四五六来,不过是车轱辘话轮流转罢了。

“呦!本夫人怎么没听说过,探望竟还需劳师动众的五花大绑啊!代秋,去把鲁大夫请来,看看吴小娘子倒底是生了什么病,居然还需要劳烦她二夫人,亲自来给灌药吃!”。

阿娘拿出了一家主母的风范,句句点着吕氏的错。

代秋行了礼便退了出去。

扶芝上前扶住晕厥过去的吴小娘,在贵池的帮助下扶进了里屋。

吕氏闻言这才知错跪下“大夫人!大夫人开恩呀!妾这是…这是糊涂了!才!做出这些错事!”。

吕氏一跪,伺候的丫鬟也皆跪下,低头认错。

“你犯糊涂?你可不糊涂!你心里想的什么,还有谁看不出来!又怎会糊涂了去!”。

裴宽早就在外面听着动静了,这几个不省事的妾室还真是给他裴家长足了脸面,果然人家都说还得是原配的好,今儿这一出还真是应了这理儿去。

众人一看来人纷纷以礼拜见,君怡行礼道“阿爹金安!”。

“老爷!您怎会……”。

吕氏此时真是慌了马脚,心里恨到“是哪个贱人通风给老爷的!不是说老爷早已忘了这贱奴吗!如今这…这可坏了!坏了!”。

裴宽一听把衣袖子往后那么一送,上前了两步低头看着吕氏质问道“怎么?如意算盘打的早了?没想到鄙人会来是吗?这事儿现在已经在府里传的沸沸扬扬了!说你吕氏是我裴府的一品妒妇!眼里容不得她人,甚是想尽早除去眼中沙,真是给鄙人长了脸面啊!”。

这时,代秋带着鲁大夫到了屋外,贴门进来轻生道“回禀老爷夫人,鲁大夫到了!”。

“请进来!”。

裴宽气的是上气儿不接下气儿,阿娘倒是镇定自若,跟着上前给自家夫君捋了捋气。

“妙之去给老爷沏茶!”。

阿娘转头看向妙之。

“是主儿,奴婢这就去!”。

妙之行了礼退了出去。

鲁大夫进屋一看,什么都不问,主家子让给谁看病就给谁看病,别的一律不问不听,当了这么多年大夫,要知道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大府里的老爷家事儿还是不知为妙。

代秋姑姑带了鲁大夫进房,便回到了大夫人身边,鲁大夫向老爷和夫人们行了礼道“裴老爷,不知是哪位夫人要看病啊?”。

裴宽指了指里屋“家眷在里屋躺着,就有劳鲁大夫了”。

说完裴宽便坐在主家椅子上,阿娘见夫君入座便也跟着坐到了次位上“贵池!把那汤药拿好,一会鲁大夫出来便端给鲁大夫过过目,可别平白无故的冤枉了咱们二夫人。”。

“什么汤药?”。

裴宽问道。

裴宽看向君怡“怡儿你来告诉爹爹,刚刚你进来的时候都看见些什么!无需顾虑尽管直说!”。

“回阿爹的话,我和阿娘进来的时候,便看着二夫人和半双姑姑掰着吴小娘的嘴,要灌药进去,还有这些人都拽着吴小娘的胳膊手臂还有脚,五花大绑的,吓坏怡儿了”。

君怡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奴仆。

君怡刚说完,鲁大夫便把完了脉走了出来。

“来人给鲁大夫上坐”。

裴宽看了一眼随从。

鲁大夫坐在椅子上歇了歇,贵池把药往旁边一放,鲁大夫扫了一眼叹了口气道“刚刚那位夫人并无大碍,只是受了惊吓,但肚子里的胎儿,却有滑胎之症!”。

滑胎!什么!吕氏睁大了眼睛。

“鲁大夫此话当真!小娘她已有身孕!那既然鲁大夫说有滑胎之症!那可有大碍?”。

裴宽一惊道。

“正是!已有半月余了!滑胎之症之所以会有,想必不用老夫多说,这碗药就是问题的根本,此药寒性巨大,一般女子服下去便可终身不孕,更不用说是个半月余的孕妇人,亏得喂进去的少,吃几副补药补补就好了!没有大碍!”。

鲁大夫拿起帕子擦了擦汗。

后鲁大夫给写了个方子,便请了个安离去了。

裴宽见鲁大夫走远了些,起身打了吕氏一个巴掌“你这妒妇!你好毒的心啊!我本以为你会安分守己,但谁想到你竟当众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

吕氏被打翻在地,摔得显些是有点懵了,她急忙跪在地上,爬到裴宽脚边,抱住自家老爷的大腿哭诉道“老爷!我不是故意的!我自知罪孽深重!被鬼没了良心!我知错了!知错了!”。

此情此景不禁让君怡想起上辈子的事,阿娘上吊自尽后,主母的位子便被她吕氏占了去,从那之后便处处为难君怡,后有一回家宴之上,楚家少爷轻薄无礼了裴君怡,无论她如何喊叫都没人来帮她,现在细细想来,定是她吕氏盘算好的!因败坏了名声,裴老爷只好将裴君怡送到楚家,堂堂一府嫡女,竟沦落于三流小户的家中,传出去谁人不耻笑。

她裴君怡当年,薄下脸面已死相逼,她跪在吕氏屋外磕头请求,求她吕氏一府主母,别把自己嫁与楚家,哪怕一辈子做个闺阁姑娘也好!不然自己便撞死在裴府外!让千家百姓为自己明辨。

谁知吕氏道“呦!怡丫头真是打的好算盘!难不成,你这一辈子!都让裴府养你这位大小姐吗?你何德何能啊?有何脸面!”语音一落眼角一凉,把手上的茶盏,往桌子上一撂,撇了半双一眼。

“半双!去!通知楚家!赶快来接!我裴府养不起这千金小姐!”。

这时天暗下来,倾盆的大雨骤然落下。

“吕氏!你如此厚颜无耻!难道就不怕招天谴吗?”。

君怡跪在大房屋前骂道。

半双为吕氏撑着伞,吕氏扶了扶自己的头饰,往外看了一眼“裴君怡!你若识得抬举!便乖乖滚去楚家!你若不识抬举!别忘了来年便是你哥哥科举之年!”语音拉的长些,一脸贱人模样!让君怡看了都觉得恶心。

“你!”。

裴君怡双手离地,缓缓起身!硬是把后面的半句话掖进了肚子里,她不能毁了哥哥的前程!她不能。

吕氏笑道“这才对嘛!来人还不快扶二小姐回屋,好好打扮打扮!一会儿楚家人来接也不失了体面”。

几个嬷嬷上前捆住了君怡的手,随意拿了个破布将她的嘴塞上。

见吕氏转了个身,又对着半双道“事儿既然成了,这银子记得收全了!”。

半双笑道“主儿放心吧!银子楚府早就打点了的”。

好啊!好啊!果然这一切!均都是她二夫人盘算好的,君怡的泪混合着雨,顺着脸颊流逝而下。

那一世没有聘礼,没有嫁妆,所有的一切都被吕氏夺走,嫁出去时孤孤单单,连个陪嫁丫头都没有,去了楚家也没过得安生日子,不过半年,裴君怡便累死在了,她还未刷洗干净的恭桶之上。

堂堂一府嫡女,竟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谁人不怜谁人不叹啊!可能真是老天爷垂怜,才让她裴君怡能再活一遭!

在看如今,真是一出好戏啊!

裴君怡站在阿娘身后,拽了拽阿娘的衣袖“阿娘!怡儿怕!”。

阿娘转身把君怡搂在怀里“怡儿不怕!阿娘和爹爹都在!怡儿不怕!代秋!把怡姐先送到老夫人那去!”。

“那阿娘想着晚些来接我!”。

君怡行了礼请了安,便跟着代秋离开了。

大夫人见自家女儿离去,眼神一凉“妹妹刚刚说自己知错了!那便按家规处置!”。

裴宽一脚踢开吕氏,坐回位置上,毕竟自家夫人的面子是要给的,既然夫人想出面解决,那便由夫人来办。

“本以为之前罚抄佛经,能让你心生慈悲之心,没想到竟一分也没学到!反而又做出!此等败坏名声的事来,亏得上天垂怜包住了吴小娘腹中的孩子,不然就算你已死谢罪,我裴府也断断不能容你!”。

大夫人正了正衣服,端起旁边的茶润了润嗓子。

二夫人点头应道“是!夫人说的是!”。

“但看在,这些年你为裴家开枝散叶的份上,罚半年俸!禁足三月以儆效尤”。

裴宽听完道“夫人心慈!罚的轻了些,她这个样子!还怎能抚育我裴家的孩子!来人!去!把姹儿、紫儿、红儿全都接到大夫人院里!今后!便由大夫人抚养!直至出嫁!”。

吕氏本还心乐,但一听夫君所言,便立马装死,只见她两眼一黑,晕的不省人事。

阿娘到老夫人屋里的时候,怡姐儿已经睡着了。

“轻点!别吵醒了孩子!”。

老夫人示意自家媳妇。

阿娘看了看母亲怀里的女儿,上前给母亲行了礼“是!”。

老夫人看向儿媳道“我已听闻今日的事了!你做的很好!既保住了吴小娘肚子里的孩子,又没失了裴府的面子,至于吕氏!再过些日子打发到外宅去!她手底下的丫鬟系数变卖,由此便也了了一桩心事,虽说三个姐儿都还小,但在你院子里长大老身也是安心的!也不怕将来长大了姊妹几个生分”。

老夫人知道,自家儿子偏袒妾氏,但若想日子长久下去,拥护正妻才是一家之主要做的。

精彩评论: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苒梦溪)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吕氏,吴小娘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笑相扶》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