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妖怪药铺》妖怪药铺1008妖怪药铺 女王受 妖怪药铺玄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3 18:12:34

《妖怪药铺》妖怪药铺1008妖怪药铺 女王受 妖怪药铺玄幻小说 已完结

《妖怪药铺》

来源:互联网 作者:梓桑 分类:玄幻主角:阿青,勾陈

优质小说《妖怪药铺》由梓桑新出的玄幻类型的佳作,故事中的主线人物是阿青,勾陈,设定柳暗花明,值得品味。精彩情节试读:待到陆子瞻兴致差不多了,他才想起正事来。“阿鱼,你会医术,你能帮她看看吗?”一群人回到屋中,也不知陆子瞻是如何藏了个活人的,只见他广袖一扫,地上便出现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这是什么东西?三人看向陆子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待到陆子瞻兴致差不多了,他才想起正事来。

“阿鱼,你会医术,你能帮她看看吗?”一群人回到屋中,也不知陆子瞻是如何藏了个活人的,只见他广袖一扫,地上便出现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三人看向陆子瞻,陆子瞻道:“这就是从无间海带出来的那人。”

之前因为光线昏暗,气氛紧张,谁也没细看这人到底啥样,苏鱼醒后更是没见过她,故有此一问。

“她叫烟罗,修为尽失,我答应过她,带她离开冥界。”陆子瞻也没有瞒苏鱼他们,将她与冥主的对话都一一告诉了他们。

“你是说,幕后主使是剑庄的人?”

“是,那人手上纹着把剑,这是剑庄的人的特征。”地上黑漆漆的一团开口用她那沙哑难听的声音道。

“那你可知剑庄所在何处?”

“不知,剑庄向来神秘,所处地,少有人知。”

“连你也不知道?”

“你是在怀疑我?”

随着她开口,慢慢的抬起了头,一众人才得以看得清她的面貌,眼眶深陷,双眼浑浊,干枯的面皮覆在骨头上,杂乱的黑发胡乱散着,看上去脏兮兮的。

“……”苏鱼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懂医术?可否帮我看看?”倒是烟罗,并不计较这个问题,她见这里到处都是药材,想来这人是懂医术的,便想请他给自己看看,好对身体情况有个大概把握,那样才好实施自己的计划。

苏鱼颔首表示可以,示意牡丹扶她起来坐好,然后帮她察看身体情况。

缓缓注入一股灵力,于其周身经脉游走一圈,已是一个时辰后了。

“怎么样?”牡丹心软,见着这人如此可怜,且二人同为女子,就更加上心了。

“灵力干涸,经脉滞涩,生机干枯,要恢复,很难。”苏鱼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喝了口茶,总算缓过来了一点点。

陆子瞻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倒是烟罗,面色平静,想是早已料到。

“这几日我会查查的,有消息了就告诉你们。”苏鱼放下茶盏,看了烟罗一眼,见他面色平静,不由心生佩服。要知道灵力对修炼之人来说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修炼之人能移山倒海,能翻云覆雨,全因灵力的存在,失去灵力,与登上云端再坠入地狱无异。

“劳烦!”沙哑的声音以平静的语调说着,有种老人看破红尘之感。

耽搁这会儿,天已暗了下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苏鱼不会zuo饭,勾陈更不会,于是在伺候完烟罗的牡丹又要忙着准备众人晚饭。

牡丹厨艺不必多说,只今日来了客人,苏鱼高兴,抱出了珍藏多年的昆仑觞。

昆仑觞酿造之水取自昆仑之巅,一次仅得十坛,加上苏鱼特殊的酿造技巧,再经多年蕴藏,刚一开封,浓郁的香味便争相涌入众人鼻中。

“这是什么?好香!”陆子瞻扒着酒坛深吸了口气。

“昆仑觞,百年前去昆仑时酿的。”苏鱼笑着看他,对自己的酒能得到别人的称赞有点小小自豪。

“人界果然好东西多啊,冥界都没有的。”陆子瞻感叹完,好似陷入了什么思绪中,不说话了。

收拾了一下的烟罗看起来不再那么脏兮兮的了,像个普通老人,但又与普通老人不同,她就静静坐在那里,好似在听众人说什么,又好像没有。

苏鱼为众人斟上酒,一群人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阿鱼,阿鱼……”后院传来呼声,苏鱼听出,是阿青。

“……”池塘中一条巨大的青鱼翻滚着,荡起巨大的浪花,空中乌云也开始聚集起来,好似要下雨了。

“这是要化形了?”饭吃到一半,见苏鱼突然跑出去,众人也放下碗筷跟来了。

“嗯。”苏鱼一边布置障眼法,以防被人发现,一边漫不经心的回了后面一句。他心里有些担心,这里地处天子脚下,受天神庇佑,同样也意味着这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天神的眼睛,比如天上聚集的乌云,牡丹化形时便未曾出现过。

勾陈看看天上越聚越多的乌云,又看看忙碌的苏鱼、池中挣扎的阿青,仔细思考实在不行自己顶下天雷的可能性,快化蛟的蛇yao难道还顶不下化形的天雷?

乌云中隐隐有光弧闪过,风也越来越疾,吹落了一地的不离花瓣。

“轰!”一声巨雷在头顶绽开,众人一个激灵,知道正戏要开始了。

那声雷仿佛是个开始信号,接二连三的巨雷不住闪下,刚开始还只是普通天雷,聊聊地,开始出现紫色天雷,威力比之前增加不止一倍。

池中浪花翻滚的不再那么厉害,阿青要顶不住了。勾陈见此,正欲闪身上前抵挡,却被苏鱼拉住了。

“嗯?”

“你帮不了他。”

“你老实说,阿青到底是什么来历?你为何如此在意?”

“阿青……我也不知道,他就是我捡的。”苏鱼望着天上不住闪下的天雷,补充道:“河滩上捡的。”

当年苏鱼正无聊到处乱跑,经过河边时,似心有所感,见着一条小青鱼困于浅滩上,奄奄一息,于是就把它捡走了,就是这么简单。

然而其他三人却非这样想,若只是条普通青鱼化形会引来天雷?哪怕是在天子脚下化形,惹得天神不愉,降下惩罚也不应是这紫色天雷,看这架势,简直是要将他直接劈成灰。

幸好这里地处偏僻,加上障眼法,普通凡人倒也无法发现。

苏鱼再次庆幸当初自己选在了这里。

空中交织的雷光,将众人神色映得晦暗不明,唯独苏鱼、牡丹除外,一个是觉得事实就是如此简单,一个是什么也不清楚,其实有时候什么也不知道反而是种幸福。

天雷使劲的劈还是没把阿青劈成灰,大概也是乏了,聊聊地收了阵势,停歇了下来,风也聊聊止了,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池中慢慢爬出一浑身是伤的少年,哭着喊着阿鱼,苏鱼想上前把他抱起来,却怕碰着他伤口,只能站在那里干着急。

“小gui,把药吃了就不疼了,别瞎嚎了。”勾陈也懒得提醒苏鱼,想着反正是瓶药的事,自己给他也一样,谁知道却被一把打开了。

“我不要你管,我就要阿鱼,呜呜……”一边说一边哭,加上一身鲜血淋漓的伤,好不凄惨。

苏鱼这时也从关心则乱的状态中出来了,忙拿出瓶灵药喂给阿青,药效果甚好,至少阿青止哭了。

见阿青还趴在池塘边,苏鱼忙脱下外衣将人裹着抱上了岸。

将人放在床上,阿青已经睡着了,苏鱼也没了吃饭的心思,牡丹去收拾了,各自回房。

没过多久,勾陈就直接跳进了苏鱼房里,苏鱼好整以暇的坐在桌边,明显是在等他。

勾陈也不意外,劲自寻了地坐下,倒了杯茶。

“我总觉得这事有古怪。”

“恰好,我也这么觉得。”苏鱼放下茶杯道。

“按陆子瞻和那叫烟罗的人所说,暗算我们的是剑庄的人。那剑庄又是什么东西?我们何时被盯上的?”

“被盯上的话,大概是在我们参加狐族婚礼的时候,但是,我们为何会被盯上,又为何非要用我祭树不可,我不得而知。”

勾陈听完,想了想,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阿鱼,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本体是什么呢?”

“本体?”苏鱼呆了一下,他自己好像也不清楚。

“我在想,或许是与你本体有关呢?”

“我自己都不清楚,别人又是如何清楚的?”

“这你得去问问他们了。”

苏鱼抿了抿嘴,觉得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而且还有陆子瞻与那叫烟罗的人,陆子瞻是冥界第六殿的殿主,他说过,罗生门的钥匙只有十殿阎罗有,而追杀我们的人,是跟在我们后面,也就是说,他们也是从罗生门出来的,那他们哪来的钥匙?还有烟罗,能被人弄到那么诡异的地方关起来,这么多年不死,定也非简单人物。”

“冥界定是出了内gui。”苏鱼抿了口茶,觉得真是麻烦。

“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刚一出来就被人追杀。”

“喂,你真要帮烟罗治疗?”勾陈戳了戳苏鱼。

“她给人的感觉很奇怪,我总觉得她很熟悉,这种感觉,就像当初我捡到阿青时一样。”

“嗯?怎么说?”

“当初我路过河边看到阿青时,就觉得很熟悉很熟悉,就像我们本就是亲人般,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看到烟罗时,我也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此熟悉非彼熟悉。”

“你说,你本体会不会是条鱼?”

“不会。”虽然自己变不回原形,但自己肯定不是条鱼。

苏鱼又端起茶杯抿了口,“算了,冥界怎么乱自有冥主操心,至于烟罗,她愿留下就留下吧,陆子瞻明日也会离开,我们先查查剑庄,被人暗算,怎么也不能忍不是?”

“正合我意!”

待到第二日,陆子瞻果与众人告别。

考虑到陆子瞻不认路,苏鱼好心的为他准备了份地图。

“阿鱼真好。”希望你不是他们同伙,不然我会很失望啊!

“快上路吧。”

陆子瞻走后不久,烟罗竟也提出了离开。

“你一个人方便吗?”牡丹觉得难以理解,留在这里,大家一起为她想办法,总比她一个人离开好,而且她这幅半截入土的模样,怎么能照顾好自己呢?

“我自有办法。”

烟罗去意已决,苏鱼也不好拦着她,便为她简单收拾个包袱,便让她离开了。

“我猜她是故意的。”勾陈望着烟罗消失的巷子道。

“什么故意的?故意在子瞻走后离开?”苏鱼也聪明,一下便反应过来勾陈在说什么。

“她为什么要离开呢?留在这里不好吗?”牡丹问道。

“留在这里,可能永远都只能这样,离开搏一搏,可能又是另一翻光景,若是你,你选哪个?”

“留在这里又怎会永远这样?难道阿鱼你也没有办法吗?”

“不是我没有办法,而是有人要让她没有办法。”

“我还是没懂啊……”苏鱼已经往回走了,徒留牡丹在原地哀嚎。

其实一开始苏鱼就发现了,有人监视着烟罗,估计烟罗也感觉到了,而她现在选择离开,想来定是有应对办法了。

只是接下来却发生件苏鱼意想不到而又在情理之中的事,衙门捕快找上了门来……

据说,平阳山庄一夜之间被人血洗,最先发现此事的是位小偷。

那晚,他途经山庄,打算进去偷点东西。

翻墙,摸过回廊,来到后院,一切都顺利得不可思议,院中安静极了,无人声,更无灯火,诡异极了。

小偷大着胆子掏出火折子,照见的就是满地干涸的血迹,偶尔有断肢散落,小偷害怕极了,他平时也只是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什么时候见过这等场景,当场便哇哇大叫着“死人了”的来到城里。

城中巡逻捕快对此最是敏感,抓住小偷稍稍一问,小偷什么都招了。

“我们确实在前段时间去过平阳山庄,当时是木公子请我们去的。”苏鱼喝着茶,悠哉悠哉的回道。

“不知三位去平阳山庄所为何事?”

“呵!”勾陈都被这捕快气笑了,“你说他来药铺请我们能干什么?!”

“看病?”

“不然呢?!”

小捕快年纪不大,被勾陈这一吼,也有些心虚了,前段时间平阳山庄二公子得了怪病的事闹得满城皆知,这药铺大概也是其中一家,只是恰好是最后一家罢了。

小捕快摸摸鼻子,道了声打扰了便走了。

“你说,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勾陈问道。

苏鱼想着,平阳山庄既是案发现场,去那里,或许可以找到什么线索,这几日他翻遍古籍仍不知那剑庄为何物,便点头同意。

考虑到现在那里定是被严加看守,所以便选了夜晚造访。

“阿鱼,你们在说去哪?我也要去!”经过这几日的修养,阿青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便一天到晚活蹦乱跳的,仿佛要把过去几百年的都蹦回来似的。

“小gui头,那可不是你能去的,乖乖听话,和你牡丹姐姐一起看家。”这几日小gui伤好得差不多了,也越来越讨厌,一天到晚像个跟屁虫,走一步都得跟着。阿青听这话,顿时不高兴了,双手叉腰瞪着勾陈,勾陈也不示弱,也瞪回去。

“阿青啊,那真的很恐怖的,你还是和姐姐我一起看家啊。”牡丹一过来就见阿青与勾陈俩大眼瞪小眼,问了苏鱼是怎么回事,就上前劝阻阿青。阿青还是个孩子,没经历过血雨腥风,可能不明白其他恐怖,自己这亲身经历过的人,想想在冥界的日子就觉得可怕,也不知当初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不,我不要!”阿青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他不理解,自己只是想跟着阿鱼而已,为何大家都要拦着他,为什么阿鱼也不帮自己说话,难道阿鱼也不喜欢自己了吗?阿青越想越难过,眼泪不听使唤的啪啪直掉。

勾陈见他说哭就哭,也有些慌了,绕是他脸皮再厚,也不禁产生欺负孩子的罪恶感,于是蹲下身来,“好了好了别哭了,就当老子怕了你了!”

苏鱼一直在旁边看着,见阿青哭了,也走了过去,“你要去也可以,但是你得保证你不拖后腿,你,可能做到?”

以后自己可能会遇到更多麻烦,阿青跟着自己,必须得有自保之力,与其让他一味地修炼,不如让他也参与些事情,明白些道理,若是武力不够,那就只好智商来凑了。

阿青听苏鱼愿意让自己跟着,顿时阴雨转晴,开心的冒泡。

只听“啵”一声,一个鼻涕泡泡冒了出来,阿青懵了下,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瞬间尴尬的无地自容,牡丹见他这样,好心的递上帕子让他擦擦。

很快夜色降临,众人美美吃了顿阿青做的饭菜,向着平阳山庄出发了。

阿青虽只是个孩子,但做菜却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这几日饭菜几乎都由阿青接手了。

“前面就是平阳山庄了。”苏鱼小声告诉阿青,让他提高警惕。

阿青重重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现在的平阳山庄一如上次来时看到的一样,磅礴大气,如头巨兽在夜色中安寝,只是这次不再有任何活人的气息了。

三人一靠近,一股淡淡血腥味便萦绕在众人鼻尖,哪怕过了多日,山庄内血迹干涸,这股气息却久久不愿散去,就如庄内惨死的人,这股冤屈,他们不愿散去。

“是他们?”藏身在暗处的小捕快心道,“他们果真有疑点。”小捕快今日从下属那里收到一样东西,说是在山庄内发现的,可能与案情有关,他就想着来查查,只是忙完已是傍晚,别人可能对这才被血洗了的山庄感到害怕,他可不会,只是赶到庄内时,天也黑了下来。

“有人?”苏鱼正在察看,却突然发现有两股陌生的气息靠近,“勾陈!”

“嗯,藏起来,静观其变。”

三人一闪身,正好躲在了小捕快藏身的地方。

四人一相遇,吓得小捕头要拔剑,只是还未来得及拔,就被苏鱼制止了,勾陈见他要出声,忙补了个静声咒。

精彩评论:

算是玄幻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阿青,勾陈)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梓桑)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