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不得与君见白头》白头见君恨晚 强攻 不得与君见白头总攻

更新时间:2020-10-28 20:19:17

《不得与君见白头》白头见君恨晚 强攻 不得与君见白头总攻 连载中

《不得与君见白头》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烟尘书 分类:婚恋主角:丽妃,太后

《不得与君见白头》由网络作家烟尘书所著,终于迎来了空前绝后的大结局,丽妃,太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丝丝入扣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丽贤二人妃自复宠后,荣宠长盛,也不忘扶助林白二人。皇后几下未成也就先把淞宸放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事。倒是丽贤二妃复宠之后却不想就此放过这丧子挑拨之仇。刚过十五宫中新进贡了一批贡绸锦缎。皇上正在丽妃宫中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丽贤二人妃自复宠后,荣宠长盛,也不忘扶助林白二人。皇后几下未成也就先把淞宸放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事。倒是丽贤二妃复宠之后却不想就此放过这丧子挑拨之仇。

刚过十五宫中新进贡了一批贡绸锦缎。皇上正在丽妃宫中午歇,皇上本欲看看,丽妃就撒娇样的先跑了过去看了看。挑了一批暗金色的锦缎,这个暗色虽是不打眼,但是在阳光下很是大气华贵。就跟皇上央着要,皇上想着左不过是衣料罢了就允了。

丽妃看着锦缎道。皇上。臣妾也不是抢好的给自己,而是准备把这个献给太后的,这批锦缎里面最好的自然要给太后。

皇上笑道,原来是用朕的东西去讨太后欢心。就你伶俐。剩下的陈公公你就依例分下去。丽妃顺手把手中的锦缎放在一堆里,就拉着皇上说话去了,转身时看了看陈公公轻轻的笑了笑。陈公公会意。拿着这些锦缎去了皇后宫去了。

到了清宁宫中,对皇后说到,这是今年新贡的锦缎,皇上没有特旨,所以请娘娘先挑。

皇后让才来你拿过来看,扫了几眼道,怎么都是下等的货色,这州府的人就是这么办事的么?说完看见那批暗金色的,就这个还好些。

陈公公公看到忙故作惊慌状,厉声对身后的奴婢说道,这匹是丽妃娘娘的怎么混在这里面了。怎么办事的。陈公公训完人马上赔笑道。

这暗金色的,好巧不巧给皇上过目的时候丽妃娘娘也在,就让丽妃娘娘先挑走了。交代给我们送到司衣局的。

皇后好不容易有看得入眼的,一听说丽妃拿走了。心中不免光火。跟陈公公说。

这暗金色的她要来做什么啊?

听说要成一套的衣衫,上绣凤穿牡丹还有祥云暗纹。娘娘若是喜欢等下次在进贡之时奴婢一定抢先给娘娘留下最好的。皇后冷笑道。

剩下的本宫也看不在眼里。你也是费心了。说罢采莲拿着银子给陈公公拿过去。陈公公接过一阵谢赏。便领着人拿着那匹暗金色的和其余的走了。

皇后自然是气不打一出来,这贱婢怕是真要欺负我的头上来了。想起方才说的拿到尚宫局做衣服,什么凤穿牡丹的。就让采莲盯着点。丽妃肤浅爱现必不能让她穿出来耀武扬威。

陈公公回到宣政殿,看见自己干儿子小褚公公在,就把腰间的荷包接下来让他垫垫。小褚公公一掂确实不少。忙问道。这都是各位娘娘赏的?

陈公公笑道,傻小子,值钱的在下面呢。小褚公公往下翻,看见两个上好的玉戒指。

这是?

陈公公拿出戒指赏玩着笑道。过几天你就知道是谁了。

七日后,丽妃在林昭仪宫中闲话,只看见奴婢在耳边说了些什么,丽妃便眉开眼笑得了。拉着林昭仪的手说道。

妹妹今日无事且随我去看一出好戏。说罢吩咐奴婢将贤妃也叫着,一起往上阳殿走去。三人到了上阳殿见礼落座。丽妃道。

自臣妾姐妹二人重得皇上太后喜欢之后,臣妾就心心念念的要报答太后。今日此来是给太后送来新衣的。上次送来的锦缎,臣妾挑了一批最好的让尚宫局赶了一身衣服出来。上面绣的凤穿牡丹,还是我请白才人亲手设计的花样。又衬了祥云的暗纹。一会就会送过来,还望太后不嫌弃臣妾的一点拙心。太后听了自然是高兴。

丽妃回身问身边的小婵,怎么还没到快去看看。话音没落,这时有个小奴婢拿着一个空的托盘脸上挂着泪水进来跪地请安。丽妃怒道。

好没规矩,怎可在太后面前这样失态。

那小奴婢仍旧哭唧唧的道。奴婢有罪,只是奴婢办事不力。娘娘给太后做的衣服被人给铰了。请娘娘责罚。在座之人听的均是一惊,丽妃忙道。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办事不小心?小婵,给我拉下去打。贤妃拦道。

姐姐莫气。先听听这奴婢怎么说。小奴婢忙道。

回娘娘,方才奴婢去取衣服,可清宁宫的采莲却要拿去。奴婢那里肯。奴婢说这是做好给太后的。采莲说奴婢糊弄她。采莲就对奴婢一阵辱骂,言语难听还捎带着。。。

捎带什么?丽妃接着往下问。

捎带连着两位娘娘一起也都骂了。说两位娘娘小门小户出身不知尊卑,净也学会抢东西了。奴婢见采莲侮辱主子那里肯依,就回了几句。不想采莲不仅给了奴婢几个耳光还要上手抢,奴婢死死搂着,采莲气不过竟然抄起剪子将衣服铰了好几处。

贤妃问道,你就没说这是进献给太后的?

奴婢怎么没说,可那采莲竟过来啐我,说还敢撒谎抬太后出来压人,还说让我等着,敢说她,必定要让奴婢呆不下去。不死也要了奴婢半条命。说罢小奴婢眼泪更是止不住了。

在座之人也看到小奴婢脸上的掌掴痕迹。太后和林昭仪交换了一个眼色,心中也就知道个八九分了。太后缓缓开口。

竟然有这样的事,真是没了礼法。吩咐银儿道,这小奴婢护主有功受了委屈,赏些银子,带下去吧。小奴婢刚走。丽妃委屈起身行礼,泪眼道。

臣妾虽出身不好,但是从小到大也未受过这样的委屈。贤妃也一起行礼道。

臣妾等知道出身不好,位份不济。不敢与皇后争抢。漫说是要衣料,就是以皇后之权要了臣妾等的性命,臣妾等也绝无二话,可说了这是献给太后的衣服,竟也敢下手去剪,我姐姐好歹是个一品妃位,如今被一个奴婢当众辱骂,臣妾向太后给我姐姐求个公道。说罢姐妹两人都是一脸的委屈垂泪。太后忙让林昭仪把两人扶起安慰道。

让两个好孩子受委屈了。清宁宫人如此行事,着实乱了尊卑礼法。你们俩先回去,我会给你们俩一个说法的。

臻儿,去送送你两位姐姐。

林昭仪送完回到太后殿中。太后看了看林昭仪笑道。

这种招数总是好用的。也确实是皇后平素跋扈惯了的祸根。看来有些好戏要看了。那两个丫头不聪明,却是鬼主意多,下一步有什么事你自己掂量着。

林昭仪也没接话,微笑着点点头。

午后,林昭仪来含象殿看丽妃。只见贤妃也在。丽妃起身拉过林昭仪道。

妹妹快来坐。茶点上来了丽妃便拿起一块榛子酥道。

太后娘娘如此圣明睿智之人,怎么会看不透这里的事,只不过皇后对太后礼数有失,这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们姐妹这样做一来为自己,二来为太后娘娘,三来也为那些吃了不少亏的姐妹们出口气。想必太后娘娘也知道我们的心意。

林昭仪笑道。只要是两位姐姐不感到委屈就好了。

有传信的小太监回话道。太后罚了采莲责打。去掖庭局干粗活一个月,皇后治下不严罚俸三个月。若有再犯,绝不轻饶。

三人听后面面相觑,心中有些想发笑也不好显露,打发了小太监走。贤妃才掩嘴笑道。

这下清宁宫的奴婢能长些记性。今晚皇上召了我侍寝,这样的妙事我定是要好好说说的。

丽妃道,林妹妹,我们姐妹与皇后是前后脚进的东宫太子府。斗了这么多年。皇后和她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我们在清楚不过了。她哪里能逃得了。加上我妹妹这嘴,恐怕也少不了皇上的一顿责怪。

妹妹,皇后势大非一日之功,要慢慢来。想当年即便我们如何斗,都不曾打过伤害大皇子的念头,现今这丧子之痛和挑拨之仇我们姐妹不会忘的。说罢姐妹二人相视一笑。看得林昭仪也是有些后背发寒。

清宁宫中,采莲在地上跪着,脸上手上都是责打的伤,小声的抽泣着。皇后正在生气,陈公公就来了。

皇后冷着脸道,不知公公所为何事?

陈公公见着光景也是加了小心赔笑道。皇上听说了白日的事,让奴婢来跟皇后说,以后宫中奴婢一定要管好,别让人笑话皇家人却是这样的不懂礼数的。

皇后听见皇上责问,就更是气不打一出来。陈公公见情势不好,忙托词走了。皇后知道这是做好的局也知道这陈公公就是个见风使舵的人罢了,自己竟没有留心防备,失算于丽妃那个贱人。气的将桌上的陈摆都摔了。采莲忙劝道。

娘娘不要生气了。让人听去了免不得又是麻烦。皇后看看跪了一地的奴婢,好没气的道。

你们以后行事都给我注意分寸,我虽是皇后也禁不住你们这么折损我,说话做事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以后再出岔子全部都拖到掖庭局打死。众奴婢吓得不轻,连声称是,忙不迭的走了。皇后看看被打得可怜的采莲,也是不忍。

起来吧,以后注意些,你先去掖庭局。过几天我在找个由头放你出来。

采莲忙磕头,谢娘娘大恩。

丽妃贤妃对皇后可是不想轻轻带过,明里暗里也让皇后受了不少气。虽然皇后也没有那么好摆弄,但是皇后也不是忍性好的人,况且等到丽贤二妃还有林昭仪真正沆瀣一气。自己怕真是岌岌可危了。

正巧陈昭容父亲骁勇将军陈执从边境立功回来。便打定主意。找皇上陪太后在花园看戏的日子。不请自来说了些有的没的,提议道。

母后,再过几日就是注生娘娘的生辰。臣妾想着宫中又添了几位公主,注生娘娘这次生辰一定要好好操办,以佑皇家多添皇子。

太后点点头,说的是,这事你就主持就好了。

臣妾领旨,臣妾还想着宫中除了淑妃育有二皇子外还没有皇子呢,不如趁此给众位妹妹升位。这样众位妹妹定会感受皇恩,有这些喜事一冲在加上注生娘娘保佑说不定还能给太后您添上几位皇孙。

太后听完就明白了许多。前朝陈执刚立功归来。皇后这是为陈家要赏。太后面带笑意道。

皇上以为如何?皇上看看两人微微一笑道。

皇后说的也在理。至于如何晋位,皇后有什么意见?皇后听到事成便不禁眉开眼笑道。臣妾觉得林昭仪德容出众,足以担任惠妃之位。太后头也没转,接着看戏。一边饮茶一边道。

林昭仪晋位之后妃位还有一个空缺,那就不如让陈昭容也升了德妃位吧,听说前朝陈昭容父亲刚立了军功,也示皇家体恤之意。皇后觉得可还行?

皇后笑道。太后恩深,这陈昭容与臣妾有亲,臣妾不敢轻易举荐。既然太后体恤臣妾就代陈昭容谢过太后大恩。皇上听着两人一番成全,心中想到白才人便道。

左过不费事,既然封赏那就在封白才人为婕妤,毕美人为毕婕妤。再在婕妤中选有子嗣的,选进九嫔之中也就差不多了。母后和皇后以为如何?

两人听后均称善。大家便放下话接着看戏。

第二天一早旨意便宣到了各处。宫中各人领旨好不欢喜,加封之后林惠妃,陈德妃领着新晋封的众人来到清宁宫中谢恩。

众人行礼后,林妃就带着白婕妤等人退下了,剩下都是皇后身边的人。陈妃道。

多谢娘娘惦念。臣妾等感恩不尽,绝不敢相忘。皇后得意的笑道。

起来吧,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只要你们明白我的苦心就好了。我若是不帮衬你们,不叫外人占了便宜去。只是这次升位之后,五个妃之中有三个不是让人省心的,也是难处。以后本宫怕是更难治理这后宫了。

陈妃道。娘娘不必忧心,这三人林妃还算安分,只是这丽贤二妃着实说不过去,仗着皇上宠爱多次对娘娘不恭,这样下去后宫岂不是带起了一股不正之风。

本宫也不是气量狭小之人。林妃对本宫恭敬有加,本宫也要给太后三分薄面。至于这丽贤二人。皇后顿了一下。对着堂下的宋婕妤和成婕妤说道,她两人虚占高位,不如分给两位好妹妹。

两人一听。马上起身行礼。多谢娘娘照扶。以后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皇后看向陈妃,陈妃也是浅浅一笑道。

娘娘尽管吩咐,我等必定以娘娘马首是瞻。

数日后,清宁殿中堂下跪着一个脸生的奴婢。皇后手中把玩着一个木簪得意的笑着。看着眼下跪着的奴婢对采莲道。

把这个拿过去让他看看。那小公公看见木簪自然认得,顿时不知所措,这是奴婢娘亲头上的木簪。如何会在这里。

你在我宫中干活勤勉,本宫是看在眼里的。我就让人赏了不少东西给你家中。这就是凭信。也免得以为我在唬你。你家中的弟弟也让人安排了好差事。本宫这样赏赐你也是有事情让你办。

小公公喜道。阿德多谢娘娘恩赏。有什么吩咐娘娘尽管说,奴婢一定办好。

好,不枉我费心。听说你的水性很好。

阿德答道。正是,奴婢自小生活在江边生活,水性不错,尤其是水底下闭气捉鱼,更是能捉半篓不用上来换气的。

本宫就是想要你为我捉两条鱼上来。

这事容易,奴婢为娘娘捉上一篓来。

不急。一会让采莲告诉你,捉什么的鱼。采莲近前将耳语一番。阿德听完大惊失色,登时脸上的汗就下来了。

娘娘这事奴婢怎么做得了?皇后让采莲拿过那根木簪,攥在手里摆弄。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怎么让你捉两条鱼就不行了。说罢把手中的木簪狠狠的折成两段。阿德看着断了两截的木簪,心中就明白了。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了。虽然还是心惊肉跳的,但是还是咬咬牙回道。

一切都听娘娘吩咐。

你放心,本宫保你万全,事成之后你家中还会有赏赐。捉两条鱼换你家中后半生无忧,这买卖很是划算呢。

娘娘,奴婢一定办成此事。阿德听到此处,便更是下了决心。

好,真是个有出息的人。

注生娘娘诞辰之后,皇后看宫中花卉齐放,就要在初八日开百花宴。一来邀后宫众人前来齐赏百花。二来小贺众位姐妹封赏之喜。还请来了太后皇上大驾。

众人那里不应,装扮停当。初八日一早,众妃就陆续的往御花园走去。

去的路上白婕妤道,不知道皇后娘娘这次又是为何?让人觉得心慌慌的。

她是皇后,要做什么法,也只能是由着她来,我们就是且看且防着吧。说罢林妃扶了扶发髻带着白婕妤往宴席方向走去。

宴席开始之前皇后说了感谢皇恩等等虚文。话音刚落皇上的仪仗就到了。皇后领着众妃前来行礼。皇上看着众人心情大好。这段日子皇后谦逊有礼,感觉像是转了性,想必是做了皇后有了担当吧。叫了起身道。

太后说着日头太毒就不来了,还望众妃皆可欢愉。

宴席开始,皇上与众妃推杯换盏好不热闹。撤宴之后,皇后轻轻的摆手,采莲等奴婢就纷纷端上点心酒水。皇后笑道。

今天让众姐妹饮的是葡萄酒,这酒虽不是什么上的台面的名酒,但是来头不小。听说波斯王室御饮之酒,皇上赐给臣妾,臣妾不敢独自享用,今日拿出来让众姐妹也尝尝鲜。众妃起身谢恩。

还有这糕点,是臣妾母家送来的。特意请了南方名家新作的样式。闻起来清香扑鼻。吃起来余味不散。只是还没有起名字。今日就请皇上尝过后赐一名吧。

皇上拿起来吃了一口,果真是甜而不腻的上品。至于赐名。无意间瞥到林妃身后的淞宸今日白衣粉裙美不胜收,便道。

这糕通体透净,白洁如雪,内馅清甜似蜜。入口不腻且有回甘。不如就叫玉辰糕吧。

皇后没吃透这意思只顾着高兴谢了赐名,就让众妃也尝尝,也是赞不绝口。倒是林妃看到皇上的眼神在看看淞宸,就觉得这糕清甜也少了几分。

这时有奴婢回禀,皇后娘娘御水湖畔,梨花纷落,景色甚好,可以一观。皇后请示道。

这吃喝都罢了,不如就去一观,等到回来。臣妾在安排歌舞助兴。

皇上欣然应允。众妃随行而去。淞宸听到心中也很是高兴。

家中梨花想必也是繁盛之时,不知相公可有赏花。

到了梨花林间,花朵簇簇而开。一阵风过好似花雨分纷落。梨香满溢十分宜人。众人正赞不绝口。只听得一声。

不好丽妃娘娘落水了。快来人啊。

话音刚落。只远远见有人在御水湖里挣扎。众人也就都往御水湖畔走。皇后忙道。

还不多打发人帮忙,要是娘娘们要是有什么差池,唯你们试问。还有把贴身的奴婢给我看住了,一会重罚是怎么伺候的主子。

皇上一边走一边安抚皇后道。

皇后莫急。爱妃自小熟识水性。一会便都上来了。

果真是如此,岸上会水的奴还没等下去。只见贤妃拉着丽妃就要往岸上游。突然不知为何面色突变,挣扎两下就不动了,齐齐往水里沉下去了。会水的奴婢忙得扑进水去。却摸不见人影。潜下去看,不多时就见拉着两人的身子托上来了。

岸边皇后叫来的太医早就等候在侧了,看看了样子诊过脉后,上皇上跟前回报,请皇上节哀,两位娘娘已经仙去了。

皇上听到消息便如晴天霹雳一般。忙要上前查看,让皇后同陈公公死命的拉住不让上前。

两位妹妹属于横死之人,戾气重,皇上万不可上前。众妃看到这里也是一起附和。皇上无法只好看两人躺在岸边。心中悲痛不已。

皇后悲声道,请皇上暂止悲痛,先回宣政殿,剩下的事由臣妾打点,请皇上放心,臣妾一定让两位妹妹走的体面。

皇上看着无奈的只好先回了宣政殿。见皇上走远后,皇后收起了哭腔。整理下衣襟道。

今日让各位妹妹受惊了。快快回宫避忌。两位妹妹本宫自会处理妥当。采莲一会儿给各宫送些压惊的药过去。

众人吃了这一吓,又见两人尸身就在不远处。那里还敢逗留,纷纷行礼告辞了。

林妃和白婕妤心中又惊又痛,本欲近身探看,但见众妃都走了,还留在这里也是不妥。只好先走。

淞宸看了始末,心中总觉得哪里不妥。刚走没几步,只听皇后有条不紊的吩咐起来。

叫人先把尸身抬走,先奉往飞霞阁,好生整理仪容,再去人快马到余家传信。御水湖附近不得有人在逗留于此。以免再有这样的事发生。还有去请法师主持祭典为两位妹妹,尚宫局马上操办起来。

白婕妤自小无忧无虑那里见过这样的事,一直晃神,林妃安慰了一番,让淞宸送回了紫宸殿,淞宸回来林妃便说道。

方才我见你心事重重,有什么疑虑不妨直言。

淞宸知道林妃也一定是看出什么端倪了,便道。

回娘娘。奴婢不解,两位娘娘是擅水之人,怎么会突然溺水,岂不是笑话。还有皇后虽说是主宫掌事之人,但是遇到此番情景,竟是出奇的冷静,反应也是太快了些。两位娘娘落水后。皇后娘娘毫无讶异之色。前一句让人施救,后一句就马上控制两位娘娘身边的奴婢,不觉得有些突兀么?况且当时皇后远在梨树林,听奴婢喊娘娘落水,皇后说的是,娘娘们若是有什么意外,奴婢不解皇后怎么知道不止一位娘娘落水呢?

林妃点点头。我也是心有疑虑,两位姐姐为何独辟蹊径往御水湖边去,还齐齐落水?皇后娘娘在送走皇上之后,就有条不紊的吩咐下去,虽说皇后娘娘出身名门,仪态不失,端庄得体。但是这样的大事头次发生。这样的冷静也太过让人费解了。可是现在贴身奴婢被拿下,遗体也被抬走了。就算要寻什么蛛丝马迹也是不行了。况且此事自始至终皇后和身边的人都没有近过前。事发也不在清宁宫和宴饮席上。即便皇上想牵连也与皇后无半分关系,皇后处理十分得当,最后连个疏忽之罪也没有了。话音未落,只听得平儿来回话。

方才清宁宫的人来告知,说是判定两位娘娘是溺毙的,贴身奴婢说,两位娘娘方才席间饮多了酒,丽妃娘娘非要去水边玩乐,就跌进湖里。贤妃娘娘上前去拉,反倒被丽妃娘娘一同带进湖里。两位娘娘本来善游,怎奈踝间有水草交缠的勒痕,尽力往岸上游的时候被水草缠住了脚,贤妃娘娘应是不舍丽妃娘娘在加上酒后无力,也就双双溺毙了。

还有皇后请众位娘娘明日卯时到飞霞阁见礼参加一应祭典。

林妃点点头让平儿打发了清宁宫的人。看来木已成舟,多说无益了。然后看向淞宸只是叹气。

淞宸也是无奈,晚上却辗转反侧。虽说这宫中生生死死之事太多了,可是今日两个活生生的人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这事说是不干己,但是这样的事,若是人祸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来到自己身上,想到这里不禁为两位娘娘担心。越想越不禁后怕。便更睡不着了。就穿上衣服起身散步。

精彩评论:

这本《不得与君见白头》,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婚恋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烟尘书)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烟尘书)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