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鸢尾鸠,长安妃改嫁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GC

更新时间:2020-10-25 09:27:33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鸢尾鸠,长安妃改嫁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GC 连载中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晏影时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宁弘,汪实初

《鸢尾鸩:长安妃改嫁》作者:晏影时,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人公:宁弘,汪实初,本创作精彩内容:当她张罗好一切偷偷回凤鸾宫时,却见门口全站着公公们,金环正跪在其间,看来是被发现了,如此,她便无须伪装,叹了口气,直起身板径直朝着众人走去。“参见皇后娘娘。”公公宫女们回过身行礼,神情琢磨不透。昭娣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她张罗好一切偷偷回凤鸾宫时,却见门口全站着公公们,金环正跪在其间,看来是被发现了,如此,她便无须伪装,叹了口气,直起身板径直朝着众人走去。

“参见皇后娘娘。”

公公宫女们回过身行礼,神情琢磨不透。

昭娣摆着架势,淡然,“都起来,金环,你这是怎了?”

她红着一双眼,委屈地望向昭娣,还没开口,宁弘从她身后走来,带着微怒,“皇后娘娘,你去哪了。”

“阿宁,我不过是,去了趟茶馆。”

他竟质疑,微眯着眸子,“朕说过,你想出宫随时都可以,何必如此偷偷摸摸,行踪诡秘?”

宁弘用了“朕”这个字,他登基以来,第一次用这个字眼。

炎热褪去后的是瞬间的凉爽,她与他之间的距离不过几步,昭娣却觉得如此深远。

“君上,此话何意?”

她才瞥见裘玥公主以一身简朴宫女衣衫立于宁弘身后。

原来那日扶苏吹箫时,他们的对话皆被她听了去,今日恰巧她去茶馆商量内奸一事,未免在深宫打草惊蛇,她必须悄无声息出宫。

可曾想,竟被抓个现行,看来,凤鸾宫也要好好查清内奸了。

昭娣却不知,这大庭广众该怎么跟宁弘说。

“听说,你曾见过扶苏?”

她不语,宁弘就当做了默认,饶是平时一向沉稳冷静,因为扶苏这个男人,他一时忘了多加思考。

“朕提醒你,你是,朕的皇后。”

昭娣眸子蓦然抬起,微透着失望,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将目光投于地面,“皇上若是不信臣妾,便无话可说。”

“来人!”

宁弘亲自喊来毕左,将昭娣金环连同空芷三人软禁于凤鸾宫,其余宫女公公们一律,杖毙。

此举轰动朝野,都曾以为宁弘偏爱这位倾国倾城的皇后娘娘,谁曾想裘玥公主成了奴婢近身伺候后,就变了心意。

难道,宁弘对她的感情也不过如此吗。

而那裘玥,原本那日昭娣将她降为奴婢,还未来得及安排去处,她便直接去了御书房做御前近身伺候,还声称是昭娣默许的。

宁弘自然不信,裘玥就说来凤鸾宫问问便知,这下,就成了昭娣回来的那一幕。

被软禁在凤鸾宫的昭娣有些失望,她没想到只要牵扯及扶苏,宁弘就会失去理智,就会不信任她。

“娘娘。。。”

金环端着并不新鲜还稀少的一碗清粥,内心纠结,“不如,我再去御膳房要些来。”

“没用的,宫中的人最是势利了。”

空芷愤愤不平,手握着长剑撑于地面,岔开两条腿坐在台阶上,只有昭娣一身单薄衣裙,披散着长发斜卧在殿外走廊栏杆边。

整整过了两天,宁弘都没有来过,而她已经两天没有吃过东西了,每每让毕左去请宁弘,都被回绝在繁忙朝政。

这一日她昏昏沉趴在栏杆处,鼻尖突然闻到一股烤鸭香味。

昭娣以为是在做梦,实在不愿醒来,直到旁边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你不饿吗?”

猛然睁眼,竟是汪实初。

让她更激动的,是汪实初手中的烤鸭。

“你怎么来了。”

看向他身后,湘西也拿着一只烤鸭正分给金环和空芷狼吞虎咽。

她不再犹豫,一把扯过鸭腿,一口咬了上去。

“前几日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知道这几日你们吃不好,是湘西来找我给你们送吃的来的。”

边说着他伸手擦了擦昭娣嘴角的油。

“湘西,他怎么会,”昭娣嘴里慢慢的肉,鼓鼓囊囊的脸,“我们跟他不熟啊。”

汪实初回过头看了下,见湘西对空芷流露出的眼神,轻笑,“怕是,少年豆蔻,芳心暗许了。”

顺着他目光看去,果然发现了湘西对空芷的不寻常。

昭娣心里却犹豫了,嘴里咀嚼的速度变慢不少,她反倒觉得,空芷好像对毕左有意思,莫非又是一场三角恋不成。

“嗯,对了,你知道阿宁这几日都在忙什么吗,总是不来,从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汪实初面容凝固,有些尴尬地看着青砖地,“没什么,身为皇帝繁忙也是正常。”

一把扔掉手中的骨头,吞咽下嘴里的食物,一双精致的美目怒而相视,“汪实初,你实话告诉本宫。”

他担忧地看了看昭娣,拿着毛巾给她擦着嘴,又擦了擦手,“昨日,他封了裘玥公主为皇贵妃。。。”

那手骤然一僵,猛地推开汪实初朝着殿门外跑去。

毕左和几个侍卫见状,连忙上前阻拦。

“娘娘该是知晓宫规。”

昭娣正生着怒气,听闻此言无意多语,只挥出金线以长鞭之势抽去,因宁弘吩咐过不准伤害到她,昭娣此举顷刻间甩翻众人,独留毕左正僵持着。

“主子,让我来。”

空芷抽出长剑腾空而起,直指毕左,二人即刻交上手,她缠住毕左便大喊,“主子你快去,这里有我。”

昭娣看了一眼,知晓毕左不会真的伤她,便披散着青丝跑出殿外。

毕左心急,正欲追上又被空芷缠住,怎料倒下的侍卫没有眼力见,猛然起身朝着空芷就挥去长矛。

湘西大喝,“空芷小心!”

她已然闪躲不及,却被毕左环抱住转了个圈,长矛正戳进他左肩,泛出一片血花,他的额间瞬间渗满汗水,嘴唇发白,眉心紧拧。

“毕。。毕左。。”

而昭娣还在跑向御书房,这连绵不断红墙的深宫竟如此大。

昨夜,宁弘在御书房彻夜未归,裘玥擅自屏退了所有人,都不知那晚发生了何事,只知晓,当黎明时分,公公推开御书房的门,一众宫女太监皆看见他们衣衫不整躺在偏阁处的躺椅上。

为保全金辽国公主名誉,故封了皇贵妃之位。

昭娣才不信这些,宁弘说过后宫只会有她一人。

闯进御书房猛推开门,里面两个人始料不及看着她,裘玥公主一身雍容华贵的宫装,正依偎在宁弘身边。

他眼眸抬起,看着昭娣,不过三两日竟瘦了一圈,眼里没藏住担忧和心疼。

“竟不知,皇上封了裘玥公主为皇贵妃,这等好事,怎不通知本宫?”

她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狼狈,一身简朴的裙衫,头发都没有梳散乱披着。

裘玥惶恐之态上前行礼,“臣妾参见皇后娘娘,此事匆忙,一时还没来得及通报,还望娘娘莫要怪罪。”

昭娣看都不看那女人一眼,越过她,一顿一顿漫步走上前,立于宁弘书桌对面,“皇上从前不是说过,后宫只本宫一人?”

“娣儿,你不要任性,”宁弘忍住自己想要冲过去抱住她的情绪,更是撇过头不愿看她让自己心疼的模样,这映在昭娣眼里倒成了冷漠,“有些事,朕会跟你解释。”

她看着的模样,开始噗嗤一下苦笑,继而大笑,眼里却是伤神,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饶是宁弘此刻回过头,那多么心痛的表情啊。

她都觉得无关痛痒了。

精彩评论:

晏影时算是古代言情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鸢尾鸩:长安妃改嫁》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宁弘,汪实初)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古代言情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