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江湖岁月催》天下江湖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健气受 江湖岁月催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10-18 17:10:48

《江湖岁月催》天下江湖出我辈 一入江湖岁月催 健气受 江湖岁月催全文阅读 已完结

《江湖岁月催》

来源:互联网 作者:青橙 分类:武侠主角:千羽,苏千羽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湖岁月催》的小说,是作者青橙所编写的武侠网络小说,故事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感觉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故事。阳光温暖,日光倾城,浅春三月,只剩下一季的暖……“苏少侠,你伤还未痊愈,还需好好调理,今日阳光普照,天气温暖。怎么样?这是一个不错的疗伤的好地方吧,所有的愁苦都会在这秀美的山水中忘掉的。”陆清雪轻轻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温暖,日光倾城,浅春三月,只剩下一季的暖……

“苏少侠,你伤还未痊愈,还需好好调理,今日阳光普照,天气温暖。怎么样?这是一个不错的疗伤的好地方吧,所有的愁苦都会在这秀美的山水中忘掉的。”陆清雪轻轻的搀扶着千羽在羊肠小道上静静的走着,春天的阳光洒在脸庞上,痒痒的,很舒服,远处的山坡已经是新绿色呢,天空像是琉璃那般澄蓝,近处的流水淙淙的流着,河里有一些绿绿的柔草,还有一些扁滑的小石子,河里有着浅浅的小鱼,时而冒出水面,吐着气泡,然后又沉入到了水底,近处的树木吐出了还不是很大的绿叶,散发着清香,远处的野樱桃花在山间盛开着,大片大片的雪白色,游移在青山绿水中间,不知名的小花开的弥漫,偶尔微微颤动的花瓣上还会落一两只白色的蝶儿,扑闪着翅膀,然后飞向了远方,树枝上的鸟儿在啼叫着……

陆清雪轻轻的闭上眼睛,静静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陆清雪在草地上旋转着,开心的笑着,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看着旁边俊秀的少年,少年的眉宇间挤满了忧伤,像是弥漫了浓雾的山谷,嘴唇微微的抿着,静静的看着远方……

不远的前方,是一片像是棋盘一样的坡田,扎着蓝色头巾的妇女和小孩在不断的插秧,健壮的农夫手拿着鞭子,在驱赶着黑黑的大水牛犁地,大大小小的水田里,是阳光照下来的星星点点的光芒,像是碎落一地的珍珠,柔绿的秧苗点缀在大大小小的棋盘里闪闪发光,随风飘来一种绿叶的清香……

“即使是到了如此清秀自然的山水之中,还是忘不了那个女孩是吗?”陆清雪看着苏千羽沉郁的背影说道,说来也奇怪,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关注这个冷峻如霜的剑客了,剑客如剑,都是带有锋芒的,既然是带有锋芒的,免不了伤人自伤。这许多天来,一直是自己默默的陪伴着苏千羽,似乎这位杀人如麻的剑客让深羽医仙费了不少心思呢,自己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千羽一身黑衣,如墨的发丝飘荡在风中,坚毅的侧脸因为落满了不少阳光的关系所以看上去显得柔和了一些,他一直是这样冷漠的吗?那么,这许多年来,也还真的是很孤单呢,清雪不禁看得着迷了,她下意识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陆清雪,你在想些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胡思乱想呢?陆清雪的脸在绵绵的春风中微微的红了脸,那小小的心房也在这温暖的春风中小小的发了芽……

诚然,喜欢一个人往往就不是在不经意之中发生的,你也不知道自己在哪个时候就喜欢上了,就像是悄悄钻出土发芽的种子,在不经意间就钻出了地面,从此疯狂的蔓延,无限的滋生……

“即使是知道了她还活着也还是放心不下吗?只是,你们已经陌路了呢。”清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静静的看着阳光下的苏千羽,千羽缓缓的转过头来,漠然的看着清雪,眼睛里汹涌着像是深冬河面上飘起的那般茫茫大雾。清雪看着千羽的眼睛,那是怎样的凉呢?就像是深秋黄叶上沾满的清霜,清雪害怕这样的苏千羽,这样冷峻的苏千羽,仿佛在这浩渺苍穹中,只有他苏千羽一个人似的。清雪不敢再看,缓缓的低下了头,心里却像是小鹿乱撞那般怦怦直跳……

“是吗?”千羽沉下眼睛,低低的说道,像是对清雪说,又像是对自己说道……

清雪说得又何尝不是的呢,是啊,原本就已经陌路了啊,在镜河水畔,那个茫茫大雾的清晨,那被剑斩断的芦苇秸秆。那绝尘离去不再回头的背影,在那个深深高墙围着的月宫,那刺入心肺的匕首,那一刻晚晴仇恨的眼神,从那一刻不就注定了吗?也许,此生,苏千蓝,沐晚晴,原本就只是陌路啊……

“以后叫我千羽吧。”苏千羽回过头,看着陆清雪,灿烂一笑,像是三月最温暖的阳光那般明媚美好……

“千羽,端木小姐应该很喜欢你吧,在你昏迷的那段日子,和我还打了一架呢,那小丫头片子,还挺蛮横的。好像听府上的人说,端木小姐谁都不怕,只是怯你三分呢。”清雪坐在草地上,随手把玩着手里的狗尾巴草,毛茸茸的,贴在脸上,特别舒服……

“蓉儿啊。她虽是蛮横了些,对我倒是挺和气的啊,也许是因为我很少笑,她怕我吧,她很小就喜欢黏着我呢。”千羽挨着清雪坐下来,静静的享受着阳光的温暖……

“其实端木小姐是喜欢你的,千羽,你知道吗?”陆清雪看着千羽的侧脸静静的说道,心中像是吃了一颗酸梅,酸酸的,涩涩的,说不出什么滋味。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苏千羽。

“我只是把她当妹妹罢了……”冷冷的话语在这三月的微风中也显得一些薄薄的凉意了……

“那么千羽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肯定是很漂亮的吧,向晚晴小姐那样,清雪出尘,仿佛是来自天界的仙子呢。”

在听到沐晚晴三个字的时候苏千羽的眼睛里的光亮一下就消失了,像是黄昏时候最后闪现的那一丝灿烂耀眼的阳光,忽然就坠落到了地平线之下一闪不见了,然后,天就黑了下来……

像是一个人深处于寒冷的枯井,有着无数密密麻麻红眼睛的蝙蝠扑闪着翅膀纷纷围过来,然后露出尖利的牙齿,撕裂着血肉,鲜血像是小溪静静的流淌,被无数黑压压的蝙蝠撕成了碎片,吸干了所有的血液,变得只剩一具沾满了鲜血的骨架……

忘记一个人该有多难呢?就像是用这世间最锋利的刀却一点点的刮刻在心脏深处的那些记忆,刀刀见血,疼痛得无法呼吸,鲜血染红了过往的记忆,那些像是海棠花般深红的记忆却还是闪着黑色的翅膀,凄厉的哀嚎着,像是黑夜里最恐怖的幽灵,吸食着所有的鲜血气力,直到成为空壳……

晚晴,若是我们之间没有仇恨,没有痛苦,那该多好……

仇恨像是横亘在他们之间巨大的河流,彼此站在河流的对岸,能清晰的看见对方的面孔,却听不见对方的声音,永远的只能站在对岸,痴痴的望着心爱的人渐渐的消失在黑夜里,然后义无反顾的踏入水中,沉到了最凄黑寒冷的深渊,在时间的风干下变成年华的殉葬品……

我们就像是那晶莹的琥珀里被尘封的蜘蛛,永远的被禁锢在那小小的空间里,与世隔绝,灵魂在漫长的岁月里安眠,悄无声息。我们只是在漫长的岁月里等待,会有那么一个人,打破所有的咒印,不顾一切的把自己救出去,他骄傲高贵的像是来自天界的神灵,来到我们的身边,温柔的摸着我们所有的伤痛,擦干我们的泪水。带领我们冲破最寒冷黑暗的云层,飞向那道最温暖明亮的光……

“千羽,你忘了吧,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那些令你难过的事。”

“可是,有些人,不是说忘就忘得了的啊,千羽,你要为自己而活着,会有那么一天,你会寻到你所喜欢的女孩子,她为穿过千山万水,茫茫人海,不顾一切的来到你的身边,摸你的伤痛,带给你快乐欢笑。”清雪看着湛蓝的天穹。天空真的好蓝啊,这苍茫尘世若是也像这澄澈的天穹那般纯洁简单那该多好呢。人会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贪欲?那么多的杀戮?那么多的仇恨呢?

我们都是命运眼里不听话的小孩子,懒惰,贪婪,自私,所以命运赐予了我们苦难,仇恨,厮杀,痛苦,它想让我们得到惩罚,然后寻找那些真正属于我的东西,爱情,温暖,希望。原谅,然后,我们奔跑在巨大的稻草田里,穿过厚厚密密的稻草,追寻着我们所希望的。不断的奔跑,不断的得到,不断的失去,神立在高高的天空微微一笑,我们却一夕苍老……

“千羽,你从来都是一个人吗?不会觉得孤单吗?”清雪摇着嘴里的狗尾巴草看着千羽说道……

“当然会啊,在我七岁的时候,我的家人全都死了,死在了一场无声无息的大火里,是流苏夜,在那场大火里,爹娘都死了,哥哥也走散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他,可是人海茫茫,杳无音讯。”千羽无奈的说道……

“别灰心嘛,总会找到的啊,你弟弟要是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如此想念他的哥哥就一定会来到你身边的啊。要不然,他不亏大了啊。嘻嘻。”清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傻呵呵的笑着。

“清雪,这次真是谢谢你呢,多亏有你,我才大难不死,我还不能死,我没有完成我的使命之前我是不能倒下的,否则我也无颜面对九泉之下含冤而死的爹娘。”

“你的使命是?”清雪不解的问道。

“复仇……”千羽冷冷的说着,面无表情,那一刻的千羽寒冷得就像是冰雕,冰是水的眼泪,是没有一丝温度的,没有人会喜欢冰,冰是孤独而无望的,就像是被天神所遗弃的孩子,当春天来临草木复苏,温暖巨大的阳光洒向尘世每一个寒冷的角落的时候,冰却无声无息的融化了,踏上去往天穹的路途等待着灵魂的救赎,遥远无望……

“千羽,不要永远的生活在仇恨中间。这样你会很痛苦,仇恨就像是燃烧的火焰,火焰不断的燃烧,终有一天,你会被这巨大的火焰所吞噬的,我不要这样。”清雪说出口立马就慌了,自己是不是过于的表露自己的心思呢,也许,在千羽看来,自己会是一个很好笑的人吧。自己算是千羽的什么呢,朋友?恋人?什么都不算啊。只是,爱恨从来都不由不得自己的啊……

千羽饶有兴趣的静静的打量着清雪。没说任何话。

“清雪,你从小就和你的师傅生活在一起吗?你的父母呢?”千羽转移了话题。

“我啊,我是个孤儿,我没见过我的爹娘,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从我记事起我就生活在了深羽之渊,那才算的上是我的家呢,我在那里生活长大,要说深羽之渊那可是很温暖的地方呢,深羽之渊地处岭南,群山叠翠,岭南的阳光四季都是很充足的,那里雨水很多,已进入了雨季啊,天空就像是个得不到玩具的小孩,没完没了的哭泣,所以岭南的树木都高大,叶子也很厚,还有各种各样好看的鸟儿,深羽之渊就在岭南的山上,那里住的全是天下伤心的女子,都是被世间负心的男子所抛弃了的人,深羽之渊收留了她们,教她们医术,武艺,女红,诗书,让她们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着,远离尘世间的爱恨疾苦,这是一片安乐园,所有伤心的女子都在这里过着平凡简单的日子,岭南四季如春,即使冬天的岭南,也是不会落下半点雪花的,深羽之渊,离海也不远,以前师傅还在的时候,我们每一个月都要去祭拜一次海神,带上鲜美可口的美食佳肴,自家酿制的美酒,然后祈求海神保佑来年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也护佑山中的女子能有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千羽,你知道海是什么样子的吗?海全是蓝的,无边无际的,就像是天空,海蓝海蓝的,像是无边无际的草原那么辽阔。海风吹在脸上,凉凉的很舒服,每到了月底去祭拜海神的时候,深羽之渊的所有人就会去海边等待着来自远方的货船,每次我们一看到高高的白帆挂起来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远方的商人又来了,我们会用自己的东西,药材,食物,丝绸去换那些来自远方的珍珠玛瑙,宝石首饰。不过深羽之渊都有一个规矩。”清雪兴高采烈的说着深羽之渊的故事,千羽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不禁对清雪说得那个像是草原般辽阔海蓝海蓝的大海着迷了。要是自己能有一天驾驶着大船,挂满船帆,就那么自由自在的飘向远方该多好,永远不停留,那么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多难以割舍的回忆了吧……

“规矩?什么规矩啊。”

“那就是深羽之渊的每一个女子都必需是伤心之人,无家可归者。深羽之渊的人是没有资格去爱上任何一个人的,每一个深羽之渊的弟子都是在海神面前郑重起誓,若是违背誓言,定当遭到海神的诅咒,永远得不到真爱,永远的生活在无休无止的痛苦中,若是深羽之渊的弟子爱上了世间男子,无论男女双方都必需得经过深羽之渊的考验方能下山,然后向海神祈祷他们能够幸福的在一起生活,凡是爱上深羽之渊弟子以后,相爱中的男女双方必需饮下深羽之恋。深羽之恋是世间奇毒,发作时青丝尽白,时而如坠冰窖,时而如烈火焚身,发作时撕心裂肺,痛不欲生。此毒在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便会发作,会产生幻觉,让人心志不坚。解药只有一颗,在深羽祭司的手中,在第七日的晚上祭司会送上解药一颗,在发病者最痛不欲生,绝望痛苦的时刻让他们去争抢,若是一方杀了另一方可获得解药。中此毒者,若是没有解药,便会永远处于无休无止的痛苦中,如果其中的一方愿意用自己的鲜血做药引子,让对方服下解药,喝着自己的鲜血活下去,撑到第八日的黎明。就算是通过了深羽之渊的考验,从此深羽之渊,不再管他们,若是七日之内,没通过,便会永远得不到解药,处于无休无止的痛苦中,暗无天日。”清雪努力的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对于发,她是看到过的,头发全白,身体会出现很多褐色的蝎子图案,蝎子图案发作的时候便会显现,不发作的时候便会消亡。中毒者全身都处于撕心裂肺的痛苦,像是被无数的钢针刺穿自己的心肺一样,也正是因为如此,清雪看过太多太多的发过分痛苦,结束了自己的性命。太多太多海誓山盟的男子为了得到解药亲手杀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从此永远处于深羽之恋的痛苦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呵呵,不愧是深受情伤的千手鬼母想出来的方法考验天下有恋人,只是太阴毒了一些。想想也是,上官前辈和暗夜鬼王很多年以前也是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呢,只是后来暗夜鬼王负心,为了得到《暗夜魂咒》终究是负了你师傅的一片深情,上官前辈爱了一生,恨了一生,这其中的恩恩怨怨,谁又说得清楚呢。”千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冷冷的说道。从马上拿出了酒,千羽小小的喝了一口却被清雪抢了下来……

“你伤势还未痊愈,不能饮酒。”清雪抢下了酒,自己喝了一大口,说道……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呢,深羽之渊的历代谷主,都是不能和这世间男子相亲相爱的。”清雪仰头喝了一口酒,烈酒入喉,似火般灼烧着这颗荒凉的心。

“也要通过深羽之恋的考验吗?”千羽倒在地上,仰望着天穹,眯着眼看着天上成群的飞鸟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谷主的爱从来都是充满诅咒的。谷主违背了自己终生不嫁的誓言就会遭来诅咒,遭到深羽之渊的追杀。所以,我的爱是充满诅咒的。”清雪转过脸去,泪,无声的滴落到了三月的阳光里,化为尘埃,飘散在空气中……

“对不起,提到你不开心的事呢。”苏千羽感到万分的抱歉。也许,清雪心里也是很痛苦的吧,一个美貌如花的女子,一生却只能活在孤独寂寞之中,然后孤寂的老去,看着自己的容颜渐渐苍老,头发变白,皱纹爬上了额头,皮肤不再白皙若雪,只能是一个人在寒冷寂寞的深夜里对着镜子爱上叹气……

也许,有的人一生下来,命运就是注定的……

像痴迷于权利斗争中的流苏兄弟,像孤独无依的自己和千蓝,像是那位倾城倾国,冷艳绝美的蜀国公主安雅若……

“那你呢,你从小生活在哪里啊?”清雪感觉到无限悲戚伤感,故作镇定的转移了话题……

“琉璃,夜月北边的一个小城,琉璃的冬天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呢,琉璃的冬天,天空中会飘扬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像是无数纷飞的羽毛似的,一片又一片安静的飘落到世间,柔软温柔的覆盖在了尘世间,从此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呢,街道上,屋顶上,树枝上,到处都是晶莹透亮的雪花,纯白纯白的,琉璃的冬天几乎很少人出门,家家户户都围坐在温暖的火堆旁边,听老者讲起琉璃以往的英雄传奇。家家户户都会拿出自家的美酒佳肴,招待来自远方的客人,每年的冬天啊,娘都要往地里埋藏好多酒,然后取出几坛子酒来喝,浸泡着梅花花瓣,感觉香极了,娘做的梅花糕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事物,每次下大雪的时候,我们都会赏梅,娘会教我们念书写字,爹会喝上几口酒,舞起剑来……

“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一切都烧毁在了十年以前的那场大火中,什么都没有了。”千羽没再说话,静静的看着远处的浅浅的山坡,大片大片新绿的草地蔓延到了很远的远方……

“千羽,我救了你,你要怎么感谢我呢?”清雪起身,摘着山上的野花……

“好吧,我答应你一件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愿意为你做,只要不违背江湖道义在我力所能及之内。”

“真的吗?”

“骗你干什么。”

“那帮我摘花吧。”

“就这么简单吗?你可要想好了。”

“当然不是啊,等到我想到了再给你说吧。”

“千羽,你今天说了好多话,很少看到你笑的样子呢,还真是蛮好看呢”

“是吗?”

各色的野花弥漫着芳香,在风中飘舞着,像是天空的欢笑……

回到侯府已经是黄昏了,鹅黄的光线斜射在金黄的琉璃瓦上闪闪发光……

“羽,你到哪里去呢?害我担心死呢,你谁啊,为什么老是跟着我的千羽哥哥呢,你安的什么居心,还需要领教本小姐的鞭子吗?”端木蓉在一旁责怪着千羽,一边眼睛圆圆的瞪着跟千羽出去的白衣少女。心里火不打一处来……

“我跟我我的病人出去散散心还需要征得你的同意吗?端木小姐的鞭子我倒是领教了。还是差那么点火候。”陆清雪慢慢回敬道……

“你还真是。”端木蓉飞出了自己手中的鞭子,眼看就要扫向陆清雪,却被千羽用手接住了……

“蓉儿,你不要胡闹,还嫌现在府上的事不够多吗?这么大人了总是这么任性。”千羽冷冷的说着,放开了鞭子,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此时的千羽恢复了以往的冷峻淡漠。全没有了白天阳光下的那种轻松自然,陆清雪知道,白天的时候,苏千羽只是暂时撕下了自己的面具,他太累了,太倦了,所以和自己相处时他揭下了自己的面具,现在又重新戴上了面具,独自一人面对着这世间的风霜雪雨。他依然是那个孤独冷血的剑客呢……

“羽,陆清雪,哼。”端木蓉愤愤的看着陆清雪,陆清雪满脸笑意的看着端木蓉,端木蓉气得直跺脚,也消失在了夜色之下……

“千羽,好些了吗?皇宫里传来的消息,皇帝陛下不仅要把流苏夜交给你处置,还有意让你担任琉璃的城主,接替星魂。”苏安缓缓的说道,躺在病床上不断的咳嗽着,拿着的那白色娟子上布满了丝丝血迹……

“安叔,你且多多休息,按时吃药,清雪给你配的药感觉有没有好些?”苏千羽接过侍女端上的药,亲自给苏安喂药……

“安叔的病自己知道,安叔已经时日无多了,看着你渐渐长大我也就放心了,只是千蓝,这么多年还没千蓝的下落,没找到千蓝我又怎么能安心得合上眼呢”苏安无限愁苦的说道,眼泪涌出来,打湿了雪白色的娟子,苏安咳嗽着,千羽轻轻的给他捶着背……

“安叔,别胡思乱想,有深羽医仙在此,你的病痛再过不久就会好些的,琉璃,我再也不想回去呢。那是一个让人伤心的地方。所以我也不想做琉璃的城主。”

大地静静的关上了窗子,圆圆的月亮发出清冷的光,面无表情的看着沉浸在月光里的尘世……

精彩评论:

这本《江湖岁月催》,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青橙)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青橙)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