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君主无情》丐受天下系列之覆水难收下 平胸小受文 君主无情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10-16 08:20:22

《君主无情》丐受天下系列之覆水难收下 平胸小受文 君主无情忠犬攻 已完结

《君主无情》

来源:互联网 作者:萧语 分类:架空主角:夏侯,厉翎霜

《君主无情》作者:萧语,架空类型故事,主线角色:夏侯,厉翎霜,本新书精彩情节试读:鹂妃进宫没几年,便生下一子,取名夏侯椿儿。庄德皇后死后,后宫主位一直悬空,夏侯飞迟迟不肯另立皇后,之后在夏侯彦青的逼迫下,不得已立了鹂妃之子夏侯椿儿为太子,如今正好满五岁。厉翎霜冷冷道:“殿下觉得这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鹂妃进宫没几年,便生下一子,取名夏侯椿儿。庄德皇后死后,后宫主位一直悬空,夏侯飞迟迟不肯另立皇后,之后在夏侯彦青的逼迫下,不得已立了鹂妃之子夏侯椿儿为太子,如今正好满五岁。

厉翎霜冷冷道:“殿下觉得这个游戏很好玩吗?可惜,小女子没那个闲情逸致陪殿下,殿下还是另找他人吧!”她只想和霄儿就这样平安地生活下去,他夏侯飞如何救夏侯椿儿,与她无关,她亦不想知道她和霄儿在他心目中是否有分量,她不想赌,也不愿用霄儿的命去赌,她赌不起。

欧阳金城双飞微挑,道:“然如今,如若本王仍想继续玩下去呢?”

厉翎霜当即面色冷了下来:“小女子不在乎大开杀戒!”虽然如今身受重伤后,伤还未彻底恢复,但就算是拼着散尽全身的功力,她也是要救出霄儿的。

欧阳金城道:“哦,是吗?那要不这样,本王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你可以出去找夏侯飞商量,看他如何说?如若他说他愿意救出你儿子,本王可以卖姑娘这个人情,你看行吗?”

厉翎霜道:“你什么意思?”

欧阳金城道:“如今倚楼山庄外均是羽林军,夏侯飞估计也快到了!”

厉翎霜道:“那又如何?这与我何干?我说过了,这个游戏我不会陪你玩,如若你真的想要人质,你可以以我为人质,放了孩子,这岂不是更好玩?”

欧阳金城摇头,道:“欸……非也非也,人本王是肯定不会放的,不过本王可以答应姑娘,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欧阳金城保你儿平安无事如何。至于太子吗?本王就不能保证了!”

厉翎霜道:“殿下觉得我会信吗?”

欧阳金城笑道:“姑娘别无选择了,不是吗?”

说话间,夏侯飞等人已经攻了进来,夏侯飞见到厉翎霜和韩啸天二人后,当下脸色就不太好,直接对欧阳金城道:“不知二殿下此番所谓何意?”

欧阳金城听后,双眉一挑,道:“你我心知肚明,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转而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厉翎霜,又道:“夏侯飞,我开出的条件你想好了吗?五座城池换你两个儿子的命!”

夏侯飞怒道:“你觉得朕会答应吗?”

欧阳金城听后,也不急,笑道:“诶……话不要说的太早了,我现下改主意了,我决定五座城池换你一个儿子,如果你要救另一个,那就再拿五座城池来换如何?不过,你也可以只救一个了,这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皇上,你救救椿儿吧!”鹂妃一听说自己的儿子在倚楼山庄,趁着夏侯飞不注意,尾随其后,当听到欧阳金城的话后,更是担心夏侯飞只救厉翎霜之子而牺牲了椿儿。椿儿可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盼望了,她如何肯放手。

夏侯飞怒道:“柔儿,你来这干什么?回去!”

鹂妃哭着摇头,朝着夏侯飞就跪了下来:“皇上,椿儿是我圣齐的太子,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你可一定要救下椿儿啊!”

夏侯飞双眉微皱,扶起鹂妃,安慰道:“朕心中有数,你先回去!”

鹂妃哭着摇头,这等情况,她如何肯离开。

夏侯飞叹了口气,让李刑在一旁保护鹂妃。

欧阳金城将一切尽收眼底,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对厉翎霜道:“看来,姑娘要失望了!”

厉翎霜冷冷地看着他,道:“我说过,我不介意大开杀戒,如果二殿下想要尝试一下!”

欧阳金城道:“姑娘先别动怒,本王并不想与姑娘为敌的。”当下让人带了夏侯椿儿和霄儿出来。

夏侯椿儿毕竟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儿,自小又是锦衣玉食,再加之被夏侯飞和夏侯彦青等人一味宠溺着,何曾受过这种待遇,当下看到父母在前,早已哭得不成样子:“父皇,母后,快救儿臣啊!”

鹂妃一听,心下更加心疼不已:“椿儿……”当下拉着夏侯飞恳求道:“皇上……”

夏侯飞安慰着鹂妃,又听霄儿对着厉翎霜道:“娘,你别担心,霄儿没事!”

厉翎霜欣慰地点头,看了一眼夏侯飞,自嘲了一番,随即转而对欧阳金城道:“二殿下也看到了,我已经输了,所以这个游戏恕我不能继续陪殿下继续下去了,还请殿下遵守约定,放了霄儿。”

欧阳金城笑道:“姑娘莫急,这戏才刚开罗,好戏还在后头!”

厉翎霜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欧阳金城也不顾厉翎霜满腔的怒意,笑着对夏侯飞道:“不知你圣齐国主是否愿意以城换子呢?”说着,摇了摇手中的纸扇,幽幽道:“如果时辰没有猜错,这毒也该到发作的时候了!”

夏侯飞等人均是一惊。

厉翎霜看向霄儿,只听霄儿道:“娘,是落羽青衫雪,他们一个时辰前强行喂了我们,霄儿无力阻止。”

“落羽青衫雪!”厉翎霜颤抖着倒退,这是无药可解的,除了传说中的相思果,可短时间内让她如何去找,她的霄儿怎么办?

韩啸天一把稳住厉翎霜后退的身躯,双眉紧皱,道:“没想到二殿下居然还用了此等狠招,若让世人得知你北夷居然对两个孩童下落羽青衫雪此等剧毒,并以此来威胁圣齐国主,你觉得你北夷还有何胜算?”

欧阳金城“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纸扇,道:“成王败寇,这么简单的道理,本王不信烈焰门门主会不清楚。”

鹂妃一听是剧毒,而毒发的时间又快到了,更加焦急:“皇上,你救救椿儿吧!皇上,臣妾求你了,臣妾只有椿儿一个孩子,他是臣妾的命啊!”

欧阳金城道:“本王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如果夏侯国主到时还是没有想好,就别怪本王手段歹毒了!不过,如若你想通了,最好想好救哪一个!”说完吩咐人进了内堂,关了内侧门。

……

厉翎霜已经忘了自己是如何回到夏侯飞的议事帐中的了,韩啸天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去。

议事帐中,鹂妃不断地哭哭啼啼着求夏侯飞救人:“皇上,你救救椿儿吧!他可是我们的孩子啊!”

“就你鹂妃孩子的命是命,我翎姐姐孩子的命就是不是命了吗?”夏侯洵听闻霄儿的事后,就立马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

夏侯飞等人看向厉翎霜,只见她脸色惨白,夏侯洵慢慢走到她面前,问道:“翎姐姐,你们的话我刚都听到一些了,那个落羽青衫雪是什么毒,很厉害吗?”

她一言不发,双眼空洞,仿佛整个人置身事外一般。

夏侯影不无担忧地问她:“翎霜,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她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议事帐中的所有人,一字一句开口:“七孔流血,最后化为……一滩血水……化为乌有!”无力地闭上双眼,无论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有多高,如果没有解药,如果那个传说中的相思果没有效果,霄儿注定要死。

鹂妃听后,当即昏了过去。

夏侯影道:“无药可解吗?”

她摇头:“除了北夷的相思果,但那也只是传说,是真是假无人可知。”

夏侯洵急道:“那有没有可能不是那个什么雪的毒呢?”

她摇头:“霄儿从小熟读医书,他如果不是知晓了药的成分,就不可能推算出是落羽青衫雪。”突然朝着夏侯飞的方向就跪了下来:“皇上,我求你,你救救他吧!我们之间的恩怨以后慢慢算,不关他的事,他只是个孩子,从小生活在药王谷,身性单纯,今日祸事他是受牵连的。皇上,我真的没有办法了,你救救他,好不好?”

“翎姐姐……”夏侯洵顿时觉得心都揪紧了。

夏侯影心痛地将头撇向了一旁。

厉择木也双膝跪下,算是站在妹妹身边了。

夏侯飞看着几近崩溃的厉翎霜,他何时见过她如此这番模样,当下心下也是不忍的,刚想说什么,却听到有人来报:“太上皇驾到!”而太上皇身后跟着的俨然是宰相厉端和镇国公戚伟。

众人行礼后,夏侯彦青就问道:“如今皇上打算怎么做?”

夏侯飞道:“救人!”

夏侯彦青怒道:“如何救?救哪个?用祖宗江山去救吗?”

夏侯彦青看了一眼刚清醒过来的鹂妃,又看了一眼厉翎霜,道:“人要救,但不能用我圣齐的国土来换。”

厉翎霜见已无任何转圜的余地,索性就准备出帐,夏侯飞还是跟了出去。

“翎霜……”他心疼地喊她。

她停下脚步,回头有些惊喜地问他:“你会救他,是不是?”

他眼神躲闪着:“翎霜,对不起!”

她痛苦着摇头:“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对我说对不起?你不是说你要我信任你吗?你说只要你信你,你会救出霄儿的,我告诉你,我信你,你会信守承诺吗?”

他看着她,有些挣扎:“翎霜,你别这样!”

她只是一味地在质问着:“五哥,你不是一国之主吗?你不是九五之尊吗?你不是一言九鼎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都救不了霄儿?”眼泪还是因为委屈与心酸落下脸颊:“五哥,你忘了吗?霄儿也是你的孩子,你可怜的孩子……你曾经说过的,你要好好补偿我和霄儿,我不要什么补偿,霄儿也不要,我只想要霄儿平平安安回到我身边,我可以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要,我甚至可以自此以后消失在你们面前,我只想要霄儿回来!”

他心疼看着她:“翎霜,我……”

她看着他:“五哥,你告诉我,君无戏言的,是不是?”

“但跟你承诺的人是你的五哥,而非启陵帝夏侯飞。”夏侯彦青在夏侯飞出帐之际就悄然跟随,将方才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尽收心底。

她不理会夏侯彦青,只是看着夏侯飞:“五哥,我只要你一句话!”

他也看着她,终于,他说:“翎霜,我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

再次来到倚楼山庄中时,欧阳金城等人早已等候多时。

欧阳金城不理会到来的夏侯彦青等人,直接问厉翎霜道:“姑娘如何,结果是谁赢了?”

厉翎霜暗中早已让贴身侍卫桑擎峰拿了她的血玉魔琴来,也许那是她最后的法宝了。

她使自己冷静下来,带着血玉魔琴上前,摸着瑶琴,冷冷道:“血玉沉睡很久了,不知今日是否会醒过来呢?”

胡波等人均是一惊,显然都是知道血玉魔琴一出,必定见血的说法的。

欧阳金城双眉微挑,道:“原来本来今日还有幸见识到传说中的血玉魔琴,真是不枉此行啊!不过,至于它的威力吗?姑娘,我觉得还是下次再看好了!”

厉翎霜不为所动,她知道此时她只能靠自己了,夏侯飞虽然答应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但心中还是空空的,什么都没底,总觉得没那么安心。“明人不说暗话,殿下说出你的条件吧!”末了还加上一句:“别打换城池的主意!”

欧阳金城点头,笑道:“可只能救一个啊!”

厉翎霜笑道:“殿下误会了,翎霜自始至终都只说过我只救我的霄儿,其余人是生是死与我何干!”是鹂妃与夏侯飞等人无情在前,她不会忘了方才桑擎峰拿琴告诉她厉择木那边传来的消息:厉择木让他告诉她,夏侯彦青打算牺牲霄儿救太子,只因夏侯椿儿是圣齐的太子,太子若丧生,有辱国体,且对与北夷两国的一些利益关系不利;而霄儿只是一个无名无分的孩子,且他本身也是夏侯家一个不为人齿的存在,这次也正好趁此机会铲除。

她不会忘记当她得知这一消息时的震惊,她一开始也始终不敢相信,总觉得夏侯飞不至于无情至如此地步,霄儿毕竟也是他的亲身骨肉。可是后来,冷静下来后,她才渐渐开始后怕:他是一个帝王,他不可能让她成为他帝王路上的阻碍的。

夏侯飞等人接到厉翎霜凛冽的一眼,又是心下一惊。夏侯彦青道:“看来她都知道了!”

欧阳金城道:“好,爽快!本王就要你手中的麒麟藏宝图!”

她道:“可以!你先放人!”

欧阳金城一顿,道:“你真愿意放弃那批宝藏?”

她淡淡着笑:“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宝藏比得上霄儿。”对一个母亲来说,孩子就是母亲全部的宝藏。说着,就将贴身携带的藏宝图扔给了他。

欧阳金城扭头,对身旁的近卫吩咐了一番,便解了霄儿手上的绳索。

可就当霄儿要朝着厉翎霜的方向走过去时,一支箭突然朝着他的心房射去,厉翎霜是何等人,立马扔出控制手中的血玉魔琴,只一弦之音便解了当下困境。

她欣喜地抱着霄儿,然而,还未欣喜多久,一支箭便透过她的发梢射进了霄儿的心房。霄儿就这么在她面前活生生跌落……

夏侯飞震惊地看着手中的弓箭,他不明白自己那一箭明明是射向欧阳金城,怎么最后却射向了霄儿。

远处的欧阳金城看了,面上更是欣喜万分。

原来,方才对着霄儿的那一箭的确是他射出的,不过被厉翎霜用血玉魔琴挡了;但这并不表示他会就此罢手,当看到对面的夏侯飞也出手时,心下更是惊喜万分。在夏侯飞射出那一箭时,他暗中运功将那一箭指向了霄儿的方向。

他欧阳金城会斗转星移术,而这些他们是不会察觉的。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冷笑着:“你就这么容不下他!”心在滴血,她想过千万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出手射杀霄儿。

夏侯飞看着她,说:“你不信我?”

她自嘲着不言不语,只是看向怀中的霄儿,用金针封了他身上几处大穴,轻声道:“霄儿乖,娘一会儿就为你医治,你先休息一会。”随即对欧阳金城道:“解药呢?”

欧阳金城道:“解药只要一颗,莫非姑娘还有更好的藏宝图来换?”

她正待说什么,谁知怀中的霄儿已经开始毒发,霄儿痛苦地低叹出声:“娘……”

伤口在不断流血,虽然她已经为他封了周身几大血,但都无济于事。她轻摸着他:“霄儿乖,娘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着拿出匕首朝着自己的手就是一刀,将自己的血喂给霄儿。

霄儿挣扎着摇头:“娘,不要啊!”

她温和地笑着:“霄儿别急,娘不会有事的!”

她曾经服用过好一段时日的暖玉丸,加之之后曾服用过断肠散,她的血经过混合,她早已成了一个药人。

此时,她只想着是否可以以毒攻毒,或许会有些希望的。

然而,她似乎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

“娘,我难受……”霄儿难受地低叹着。

她心疼着:“霄儿……”

霄儿伸出小手,替母亲拭去泪水,说:“娘,你不要伤心……霄儿……会……没事的!”

她点头,眼泪流得更凶了。

霄儿说:“娘,我一直有个心愿……你……可不可以……答应?”

她点头,说:“你说!”

霄儿说:“娘,你抱抱我……好不好?”

她心疼地抱紧他,又听他说:“娘,不要离开我……不要……扔下……我,霄儿……不会……不会捣乱……捣乱了,我……会……会乖乖……听……听话的!”

霄儿微微摇头:“娘,你……不……要……伤……心……好……不……好?”

她痛苦地抱着他:“霄儿乖,娘都答应你,娘什么都答应你!”

霄儿说:“娘,我……好……痛,你……帮……帮……我?好痛!”

看着霄儿痛苦不堪的模样,她心痛如绞,终于,她暗自使自己狠下心,拿出袖口处隐藏的银针,朝着他的百汇穴刺了下去,当整个银针没入穴道之时,霄儿也带着微笑离开了,离开前,她听到他说:“娘,谢谢你!”

她紧紧地抱着霄儿,哭的歇斯底里。

血滴落在身旁的血玉魔琴上,血玉开始渐渐苏醒……

她缓过神来,放下怀中的霄儿,拿着血玉,一步步朝着欧阳金城的方向走去,今日霄儿之死他是罪魁祸首,他要为此付出代价。

待欧阳金城等人发觉想要后退之时已经晚了,一曲血玉吟已经开始弹奏。

由于血玉中渗透了厉翎霜的血泪,加之血玉本身也是极有灵气之物,血玉感染到她的伤痛与恨意,一曲血玉吟谈得杀意十足。

欧阳金城在曲子中节节败退,曲亘天等人想去帮忙却发现血玉似乎圈定了一个圈,而这个圈内只有她与欧阳金城,旁人想要进这个圈简直是痴心妄想。

曲亘天反复试了很多次,但除了满身的伤痕,他根本进不了圈里,只能在圈外看着圈内不断躲闪的欧阳金城干着急。

夏侯飞等人今日也是首次见过这等阵仗,以往虽然听说过血玉魔琴,但从不知血玉会有如何功力。

她眼前不断浮现出霄儿痛苦不堪的模样,想着从今往后再也见不到霄儿了,心下更是悲恸万分,随即加快弹奏手中的血玉。

血玉似乎感觉她的迫切心情,射向欧阳金城的弦音更加尖锐。

欧阳金城在圈内一开始还反击着,可后来渐渐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对抗,之后便开始一味地躲闪,可渐渐地他开始体力不支起来……

精彩评论:

这本《君主无情》有看点,但主角(夏侯,厉翎霜)起步过快,文笔太干,几个女主本来是亮点但可能是怕被起点和谐大神关照,写的比较简略。另外部分章节转换视角太快,不知道是不是作者(萧语)的个人习惯。。。。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