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同志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鬼畜

更新时间:2020-10-16 08:20:22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同志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鬼畜 连载中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来源:互联网 作者:黄色小紫人 分类:灵异主角:李先生,王海

优质新书《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是黄色小紫人墨下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创作,本网络故事的主人翁李先生,王海,小说剧情回顾:起初我并没有听清楚这个人是谁?直到看了电话号码才发现是李先生。我问李先生出什么事了,他也没有告诉我,只是给我发了个地址,让我到了细说。挂了电话,我看了一下地址,距离我们学校不远,在我以前做兼职工作的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起初我并没有听清楚这个人是谁?直到看了电话号码才发现是李先生。

我问李先生出什么事了,他也没有告诉我,只是给我发了个地址,让我到了细说。

挂了电话,我看了一下地址,距离我们学校不远,在我以前做兼职工作的附近。

找来了一辆出租车,我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下了车大老远就看到李先生在路口站着,我小跑过去,人还未到便开始询问:“出什么事了?”

李先生没有回答我,只是招了招手,跟着他上了一处居民楼,进了一间房。

刚进门我就看到沙发的角落处蹲着一个人,他手里还拿着一块枕头,蜷缩着。

我有些纳闷,但李先生却带我来到了那人的旁边,指着对我道:“你来稳定稳定他的情绪!”

说完李先生便出了门,直到李先生离开,我才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人身上,他用枕头紧紧的盖着自己的头,发着抖,应该是受到了惊讶。

我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又怕刺激到他,只能尝试着跟他聊天。

可一番聊天过后,却一点作用都没有,他根本不理我,并且把自己盖的更严实了。

我眉头皱了皱,这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心一横,我也来了劲,一把抓住了他的枕头狠狠地往外拽。

我这一拽不打紧,刺激到了他,他反应很激烈,还不停的大叫着。

我也下了狠心,死死的拽着不放,到最后枕头还是被我给拽开了,那人的脸也露了出来。

等我打量看过去的时候,顿时就惊到了。

“刘澜?怎么是你?”

此时的刘澜跟上次的他判若两人,他头发乱糟糟的,脸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就跟被人打了一样,身上的衣服也被烤焦了,成了一块块的碎布。

我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在看到是我的时候他整个朝我扑了过来,把我抱的紧紧的,接着开始嚎啕大哭。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受了多大委屈了一样。

被他这么抱着,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动也不敢动。

很快,李先生从外边进来了,他径直走过来,对我来了一句,找我还是没错的。

“快帮我一把,我出不来气了!”我向李先生求救。

李先生拍了拍刘澜的肩膀,刘澜才缓缓的松开了我,情绪也镇定了很多。

李先生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开始发问:“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这话不是问我的,而是问刘澜的。

刘澜也坐在了沙发上,但他的情绪还是紧绷的,眼神还在很小心的打量着周围。

我安慰了他几句,同时提醒他快回答李先生的问题,不然谁都救不了他。

刘澜瞟了一眼李先生低下了头,几番犹豫才道:“他来了,他来了!”

“谁来了?”我追问了一句。

刘澜却不说话,只是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噗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开始磕头求饶。

“阎玥,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上次是我混蛋,我不是人,我求求你放了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你了!”

说话的同时,刘澜还狠狠地往自己的脸上抽了几巴掌。

我刚想上前阻止他,李先生却抓住了我的胳膊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同时示意我出来。

跟着李先生出来,李先生脸色很不好看。

“这就是代价!”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是说上次他骚扰我?”我不傻已经能听懂李先生话里的意思了。

李先生点了点头解释说因为上次刘澜侵犯了我,激怒了纠缠我的那只鬼,今天那只鬼便来报仇了,得亏他在刘澜身上留了一张符,这才算保了他一条命!

回想起刚刚刘澜的样子,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鬼占有欲好强。

要是这么一直下去,别说谈男朋友,结婚生子了,恐怕连普通朋友都不能接触。

我向李先生半跪了下来,让他一定要把这只鬼给除了,我不想因为我害到身边的任何人。

我只是个普通人,没钱没势的,这鬼干嘛非要纠缠我不放呢?他明明可以去找那些有钱又漂亮的女人。

李先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起了我照片的事。

“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提起这个,我就一肚子苦水,没敢隐瞒把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全交代了,尤其是苒欣的尸体不见了。

李先生听完眉头当即就紧皱了起来,一张脸也满是愁容,他问我:“什么时候丢的?”

我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个我不清楚!”

李先生走近了我,继续问:“你刚刚说的王海是什么人?”

我一愣,这才想起来王海的事,我虽然告诉了李先生我被鬼强暴了,却没跟他提半点我卖卵的事。

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隐瞒,我恐怕要麻烦了。

我吞吞吐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又怕哪句话没说对,在把李先生气走,那我真就危险了。

李先生并没有逼我,在看到我为难时,他站直了身子,淡淡的表示我要是不想说可以不说,他不逼我!

望着李先生紧锁眉头的样子,我也于心不忍,在怎么说他是为了我才牵扯进来的,这时候我还有所隐瞒着实是不应该。

一番犹豫下,我也把卖卵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李先生,同时把苦衷也告诉了他,希望他能原谅我,我并不是故意隐瞒他的。

等李先生听完,他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暴跳如雷,反而很平静。

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才问:“你对这个王海了解多少?”

我哪敢隐瞒,赶紧实话实说:“我们是偶然之间认识的,我对他并不了解。”

李先生又问:“也就是说,是在你卖卵以后才被鬼缠身的?”

我点了点头,李先生开始分析了起来,我被鬼缠身十有八九是卖卵导致的,且这个王海肯定知道内情,我们必须找到他才能得弄明白这个鬼的身份。

李先生分析完便扭头看向了我,审视着道:“你现在有没有办法找到这个人?”

我摇了摇头,告诉李先生没有办法,从短暂的接触下,他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只有他愿意出现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他,他要是不愿意出来,估计很难找到。

李先生眉头挑了挑道:“此话怎讲?”

我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之后才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王海可能也不是人,证据就是今天明明是我们两个一块的,监控却只拍到了我一个人这怎么可能?

除了鬼正常人都不可能会透明的,因此我怀疑王海是鬼。

李先生听我分析完,思考了一会儿,最后才道:“鬼不鬼的,只有见了面才知道,你想办法查查这个王海的底细,到时汇报给我!”

我点了点头,又想到苒欣尸体丢失,询问李先生有没有办法找到?

李先生瞪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让我还是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吧,这事要比他想象中麻烦的多,可能指不定哪天死的就是我了,有那个心思还是想想办法保命吧。

说完李先生也没在理我打开门进去了。

他的态度很明显了,苒欣的尸体他不会管了,本身他要苒欣的尸体就是想从上边查查,看能不能弄出一些线索出来。

如今有了王海这个人作为突破口,苒欣的尸体就不重要了。

我并不怪李先生见死不救,毕竟苒欣跟他并没关系,他也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个人徒添麻烦。

长叹了口气,我也进了屋,此时的刘澜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李先生正尝试着跟他聊天,而他的态度也好了很多,从一开始骂李先生为神棍,到现在一口一个大师,又是端茶又是送水的。

尤其在得知李先生偷偷放了一张符保了命后,他就更是五体投地了。

我坐到了旁边,刘澜已经在拍马屁了,让李先生一定要救救他,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保了他的命。

而这次李先生一点也没客气,直接跟刘澜提出了一万块钱的报酬。

刘澜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就同意了,并且当场付了五千定金。

有钱人果然是惜命的,我不由得一阵苦笑。

在刘澜家一直待到了天亮才离开,临走时李先生提醒我,不管这王海是人是鬼,我都要小心应付。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等下次要是再进警察局在想出来就很难了。

我点了点头,向李先生的提醒道了声谢,李先生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李先生走后只剩下了刘澜我们两个,刘澜浑身不自在随后像躲瘟疫一样回了家,且把门也从外边锁上了。

看他这样子,我倒是不怪他,我是个灾星,没有人愿意跟灾星接触的,很正常。

从刘澜家出来我也没有闲着,赶往了学校,今天有我的课,这几天因为鬼的问题把课程都耽误上了。

平时都是有苒欣陪我一块上的,这突然变成了一个人我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可一想到苒欣的尸体被盗我就很是痛心,我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人会把尸体盗走呢?

下课的时候,主任找到了我,安慰了几句大多是关于苒欣的,同时跟我提出换宿舍。

主任的好意我心领了,并没同意,不是我不想换,而是没有哪个寝室会要我的。

与其每天遭受排挤,还不如一个人住呢,至少没那么多事。

精彩评论: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李先生,王海)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黄色小紫人)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