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佞臣心事》重生之佞臣By凤 女王受 佞臣心事主角是萧重柔,萧衍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15 12:15:44

《佞臣心事》重生之佞臣By凤 女王受 佞臣心事主角是萧重柔,萧衍的小说 已完结

《佞臣心事》

来源:互联网 作者:重晗 分类:架空主角:萧重柔,萧衍

畅销作品《佞臣心事》是重晗最新力作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创作,本创作的天选人物萧重柔,萧衍,书中主要讲述:三月分明是桃花的天下,却偏偏有人不合时宜地画着秋菊。沐清臣素来是流水般的性子,随遇而安,极少做不合时宜的事情,可是今日他却已经画了七幅秋菊图了。完成了一幅《色秀霜凌图》后,他又起笔描了幅枯菊图。八幅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月分明是桃花的天下,却偏偏有人不合时宜地画着秋菊。

沐清臣素来是流水般的性子,随遇而安,极少做不合时宜的事情,可是今日他却已经画了七幅秋菊图了。

完成了一幅《色秀霜凌图》后,他又起笔描了幅枯菊图。八幅画,画完了菊花的一季花期。看着画中大片的留白,沐清臣只手托额,闭眼思索了片刻,提笔落下四行字:

幼年竹林对弈,一片苍翠中闲敲棋子;

少时莲舟同琴,三寸烟水间漫拨弦音;

菊花不落,流水独去。

青山常在,相逢无期。

他写到“逢”字后宣笔突顿,手腕禁不住微微颤抖,其后的“无期”二字却是如何都下不去笔。叹了口气,沐清臣萧然坐下,搁下笔伸手扶额,右手肘抵着桌面,闭上眼睛,连呼吸都显得轻薄。

时间在看似定格的房间内飞速流去。一整日不见骄阳,原该是下雨的天气,低而破碎的云却像个受了委屈的倔强姑娘,明明盈着泪水却偏偏不肯落下。

同一片阴霾下的萧府内,空气更显压抑,浓浓的阴云中不时还会有一两声雷鸣。

“胡闹,我绝不会同意的。”萧衍怒气冲冲。

“爹爹,我要的只是您的祝福,不管您答不答应,沐清臣我嫁定了。”萧重柔挺直着身子,她的神色倔强,面色却有些惨白。

“柔儿,你一时鬼迷心窍,他日必后悔不及。”萧轩骄劝导道。

“二哥,我爱沐清臣,只爱沐清臣,此生不二,之死靡他。”萧重柔眸色晶莹,温润而坚定。

“好,好一个之死靡他!囡囡,难道你为了那厮,不要爹爹不要这个家了?”萧衍痛心道。

“爹爹,我从未想过要在你跟沐清臣之间选择,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一直一直都是你逼我在你跟沐清臣之间做选择啊!爹爹,我一个都放不下,我可不可以不选?”萧重柔一边说一边掉下了眼泪。

“那你就去想清楚,是要爹爹还是要沐清臣。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关门!”萧衍挥袖,背过身去。

萧重柔怔了一怔,看着萧衍宽阔的背,仿如冬日落了叶的梧桐,挺拔中透着萧索,她看了许久,直到管家树伯一脸为难地走上前来,她才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转身离去。

走出萧府,萧重柔耸了耸肩,一下子坐在了萧府的台阶上,面色虽然惨白眼睛里倒没有太过凄绝——沐清臣那种狐狸精她都抢得到手,性情率直的萧老头她又怎么可能搞不定?

啪啪啪。

大雨瓢泼而下,纵然是春天,夜风也凉。

萧重柔双手换肩,看着密密麻麻的雨帘,摩挲着双臂,自顾自道:“雨啊雨,你可要下得更大点,风啊风,你也要刮得更猛点,嗯唉,这样子,爹爹才会心疼……不过有点困,嗯,我来唱歌好了……笑这苍生,阿谀世故,宁奉伪善不自赎……愚者方以德载物 不知人心既江湖,三界阡陌 六道百苦 哪有世人不无辜,贪嗔天生,欲念自悟,善恶未必是殊途……阿欠,额咳咳……”

没有月光,没有星光,没有灯光。

沐清臣就这么寂静地坐在书房里。

“候月,进来吧。”看着在门外徘徊了很久的侍卫,沐清臣叹了口气。

“主子。”候月推门而入,乖乖地立在沐清臣面前。

“何事?”

“萧大将军将萧小姐赶出门了。”

“无妨。”

“外面下着大雨,萧小姐似乎受了风寒,晕过去了。”

“随她。”

“可是,她被一辆马车带走了。”候月看了眼沐清臣,迟疑道,“是三皇子府里的马车。”

身子好热,脚趾头上有阵阵湿意,似乎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上面蠕动。萧重柔奋力睁开眼睛,眼神迷离,半梦半醒。

昏黄的灯光,靡靡丝竹,房内有淡淡的罗勒香气。

当她看清身边景象时,心里大声尖叫,喉咙里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可容三人同卧的大床下蹲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正十分投入地舔着她的秀足,伸出在外的舌头轮流舔舐着萧重柔的脚趾、脚背和脚底。感受到萧重柔醒过来,他还不忘抬头看了萧重柔一眼,眼睛里有着阴厉也有着情欲,却是三皇子暮钦晃。

萧重柔倒抽了口气,差点吓晕回去,她想收回双脚躲开暮钦晃的侵犯,可腿上的力气反而不如暮钦晃一只手的力气。而暮钦晃似乎并不着急侵犯萧重柔,他时而放松力道,由着萧重柔勉强缩回一点,又立即握着她的脚踝将她拉回来,拉回来后他眼神邪魅地看着萧重柔,将她的脚拉到自己唇边,让萧重柔亲眼看到自己的双脚是如何被他的口舌享用的。他的表情自信满满,仿佛萧重柔这只猎物如何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放……开我的脚。”在急得眼泪快掉下来时,萧重柔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好。”暮钦晃邪魅一笑,放开萧重柔的脚踝,大手却顺着萧重柔的小腿向上摸去。

“放开我!”萧重柔无力地踢动着双腿。

“好。”暮钦晃又应了一声,果然又放开了萧重柔的双腿,却“嘶”的一声撕开了萧重柔裤管,“放心,本王子素来怜香惜玉,你若肯从我,我必然由你予取予求。你看,我不仅放开你的人,我还要放开你的衣服。”

“你想做什么?”萧重柔咬碎了秀唇,终于收回更多神智,缩着身子退到床角落里。

“果然是不经人事的处子,你不觉得身子很热很燥很痒很软么?”暮钦晃声音里有着虚伪的怜惜,“美人儿,你中了迷情,我在救你,我要帮你解毒。”

“滚开,我不用你救。”萧重柔是有些昏迷,却不傻。

“人命关天,本王子顾不得那么多了,待会儿美人你不仅能解去情毒还能体会人间至乐。”暮钦晃说完,踢掉鞋子扑上床去。

“啊。”靡靡的房间内传出萧重柔凄厉的尖叫声。

“主子,三皇子拒不见客。”候月道。

“你们在外守着,我进去。”沐清臣走到一处偏僻的墙角道。

“可是主子,你的身子……”候月犹豫道。

“守着。”沐清臣淡淡道了两个字,身子一纵,便消失无踪。如果萧重柔落到了暮钦晃的手上,只怕……事关女子名节,如果真的不幸发生了什么,还是让他这个准夫婿去和她面对吧。

造化弄人,他用了一个白日加半个夜晚下定决心欲冒死退掉这门亲事,可是如今,万一萧重柔因此受到了伤害,他,他又怎能再推拒?

暮钦晃寝楼的下层依旧奏着靡靡之音,楼上却悄无声息,沐清臣推开门,房内除了罗勒的香味,亦有淡淡的血腥飘绕。

沐清臣眉峰轻皱,脚下却不迟疑,径直走向床榻。

床榻上只躺着一人,却是暮钦晃,他的胸口有大片血渍,却没有任何伤口。沐清臣仔细看了一遍,才发现暮钦晃的睡穴上嵌入了半片指甲。

用目光逡巡整个房间,落在半扇打开的窗子上。沐清臣快步走近窗子,刚探出身子,一道金光便袭来,速度很快,却没有什么力气。

“别怕,是我。”沐清臣握住了袭击者的手——萧重柔果然立在外面的窗檐上,她看上去那么无助,那么脆弱,仿佛这凄冷的夜风再强烈一星半点,她就会被吹走一般。胸口微微有些泛疼,沐清臣竟有些懊悔自己之前对她的不管不顾,语气轻柔道,“萧重柔,我来带你出去。”

“你是谁?”萧重柔头昏脑涨,更糟糕的是,她的耳朵嗡嗡嗡的,听不真切,而眼睛也白蒙蒙的,失去了目力。

“沐清臣。”

“沐、清、臣。”萧重柔一个字一个字的念道,恍如牙牙学语的婴儿,有些无助,也有些可爱。

“是我。”沐清臣的语气愈加温柔。

“把右手给我。”萧重柔甩甩头道。

沐清臣依言伸出了右手。

萧重柔又甩了甩头,似乎想集中意识,她的手先是摸着沐清臣的手掌,往上摸着摸着竟然不规矩地伸进了沐清臣的袖子,在手腕上方一点点处停住。

沐清臣眼神一跳,那里……萧重柔却放开了手,“哇”的一声准备向沐清臣扑过来,只可惜扑错了方向。

眼见着萧重柔要摔下窗檐,沐清臣赶紧伸手将她捞了回来,带着她一同跳出窗子,离开王府。

回到沐府,沐清臣将在自己怀中哭得差点透不过气来的萧重柔抱回自己的寝房。他将萧重柔安置在床榻上,轻轻道:“重柔,现在你安全了,乖,在这里安心睡一晚,明天醒来什么都过去了。”

沐清臣对毒物素有研究,萧重柔身上的迷情他自是察觉了。不过,这种迷情倒不同于普通春药,它的功用主要是让中毒者失去气力,神智模糊,倒不会非要与人欢好不可。也好在用的是迷情,要不然,他今日可就进退两难了。

不过,看着萧重柔衣衫不整的可怜形状,红艳艳带着血丝的唇,以及布满啮痕的双足,沐清臣的眼睛里还是定下了决心。

萧重柔搂着沐清臣脖子的双手不肯放开,她眼神空洞而无助,咬着泛着血丝的唇道:“我要洗脚。”声音嘶哑,想是刚才哭坏了嗓子。

“七巧,打水来。”沐清臣吩咐道,一边说一边轻拍着萧重柔的背,有节奏地安抚着。

女婢七巧很快便将水送了上来。

考虑到萧重柔浑身软绵绵的,已然没什么力气,沐清臣又吩咐道:“七巧,给萧小姐洗脚。”

“不要碰我。”萧重柔嘶声尖叫,浑身颤抖,死死搂住沐清臣的脖子。

“别怕,别怕。”沐清臣赶紧柔声安抚。过了片刻,待萧重柔情绪稍稍稳定后,他才道:“你们都下去。”

沐清臣一手环着萧重柔,一手将被子拖过来叠在枕头上。他让萧重柔倚靠在被子上,柔声道:“重柔,放开我。”

“不要。”萧重柔果断摇头,伸臂环得更紧一些。

“我不走,我帮你洗脚。”沐清臣轻轻诱哄道。

“我不信。你总是骗人。”萧重柔委屈道。

沐清臣微微错愕,自己何曾骗过她?收回神思,他叹了口气,解开自己的发髻,将长长的青丝塞到萧重柔手里:“重柔,乖,你拉着我的头发,放开我的脖子。”

萧重柔试探性的拉了拉沐清臣的头发,成功换来沐清臣“嘶”地一声抽气。她眼睛鼻子皱成一团,思考了一小会,才不甚放心地松开了双手。

沐清臣起身蹲了下来,抬起萧重柔的双脚,将之轻轻放入水中。他的眼睛闪过痛惜也闪过厉色——萧重柔白玉般的纤足上满是啮痕,而且两只脚腕都有一圈乌青。他大手轻轻抚过萧重柔双脚的每一寸肌肤,力量合宜地为她清洗那禽兽留下的每一点痕迹。他做事素来认真,只是此刻认真中多了份温柔。

似乎想到了什么,萧重柔有些忐忑地将脚趾头并拢起来,纤巧的身子不住颤抖,空洞地眼神茫然无依。

沐清臣心里一软,取过锦帕为萧重柔拭干双脚,起身坐回她身边,伸手握住萧重柔的双手:“重柔,这里很安全,莫要再怕了。”

“沐清臣。”萧重柔双手死死攥住沐清臣的手,声音嘶哑,开口艰难,她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小心,似乎即便说出了口还是不确定到底自己该说还是不该说,“你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沐清臣道。

没有甜言蜜语,但是萧重柔知道沐清臣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他一生的承诺。微微有些放心,可是依旧还是不那么放心,萧重柔继续颤抖着问道:“那你可不可以亲亲我?”颤抖的音调,希冀的语气,指甲无意识地掐入沐清臣手里。

沐清臣有些许迟疑,他素来克己守礼,即便与那人两情相悦,都不曾有任何越矩之举……掌心传来刺痛,沐清臣盯着面前的萧重柔,感受到她越来越忐忑的情绪。他想叹气,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轻轻松开萧重柔的手,他往萧重柔的身边坐近了一点,左手扣住萧重柔的后脑勺,右手托起她的下巴,凉薄的唇缓缓贴上萧重柔的唇。四唇相帖,没有一触即分,也没有舔吻缠绵,仅仅是相贴,静静相贴。沐清臣知道如果自己的吻时间太短的话,不能让萧重柔全然安心,而如果自己表现得太过火热,只怕会让萧重柔想起今夜不堪的记忆,所以,他折中之后,选择了这般静谧的吻。

良久,沐清臣才浅浅退开,面色微微泛红:“睡吧,我守着你。”

“我想换衣服。”萧重柔的颤抖舒缓,语气渐渐恢复之前的柔软甜美。

沐清臣起身取过自己的一套未穿过的里衣,递给萧重柔:“我这边没有女子衣物,这套衣服我不曾穿过,你且将就一下。”说到这里,他问道,“你确定你没有受伤?”来的路上,他也粗略为萧重柔检查过,确实没发现伤口。

“没有。”萧重柔摇头道。

“这就奇了,暮钦晃……”的身上也没有伤,那血是哪里来的?

“不要提他。”未待沐清臣讲完,萧重柔就尖声叫道,声音又开始颤抖。

沐清臣赶紧将她搂住怀里,安抚道:“不提,不提,别怕,重柔,别怕。”

萧重柔窝在沐清臣怀里好一会儿,方伸手想解开自己的扣子,无奈刚才一激动,身子又开始颤抖不听使唤,扣子怎么也解不开。

“我来。”沐清臣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唔。”萧重柔将脸埋入沐清臣怀中,惨白的脸色多了点点红云。

沐清臣起初将目光看向远方,试图单纯靠手指帮助萧重柔换衣服。事实上,他敢开这个口,原本是有些许自信的——有一段时间,他经常帮着沐女穿衣服。

不过,当他真正付诸行动时,才惊觉掌下玲珑有致的身躯与沐女小小的身躯完全不是一回事,他的脸一下子也热了起来。手掌与萧重柔胸口的那颗扣子交战,屡战屡败,沐清臣额上渐渐有了汗意——如果再不解开,萧重柔会不会认为自己不是在解扣子,而是趁机袭胸啊。

想到这里,沐清臣心头一突,收回了“远游”的目光,开始“认真”解扣子。一寸寸凝脂般的肌肤随着沐清臣大手的行过而慢慢露出,沐清臣先是面色微红,忽然心思一动,眸光一凛,倒是认真审视起萧重柔凝脂般的肌肤——果然没有伤口。

总算帮着萧重柔穿好自己的里衣,沐清臣累得差点虚脱。他扶着萧重柔躺下:“睡吧。”

萧重柔拉着沐清臣的手,脸色绯红,结结巴巴道:“你陪我,好不好?”

沐清臣柔声道:“重柔,我们毕竟还没有成亲。”

“可是我真的好怕,我什么都看不清楚,我总觉得那个畜生还在附近的某个角落,一脸坏笑地盯着我,可是我真的看不清楚……”

床榻微陷,一双手隔着被子将萧重柔搂紧,身后传来沐清臣轻柔的声音:“睡吧。”

无梦无魇。

也许是身后人给予的安定力量,萧重柔虽然昨夜险受欺凌,竟然一晚好眠。

“饿了么?”感受到萧重柔醒来,沐清臣立刻放开萧重柔,从床上起身。其实,昨天他有偷偷试过放开萧重柔,但是,只要他的怀抱微微放松,萧重柔就会不安地轻轻挣扎。没办法,他只好一晚搂着萧重柔,用自己的一晚无眠换得她的一晚安睡。

萧重柔脸上一红,慌手慌脚地起身,毛里毛躁地跳下床,结果迷情残余些许,她双腿还是不怎么灵便,心爱的沐清臣没亲到,眼见着要跟地板来个早安吻了。

沐清臣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将她带入怀中。他身材高峻,萧重柔身子却娇小,他的衣衫穿在萧重柔身上就显得松松垮垮,大大的衣领露出秀美的锁骨。

沐清臣调整视线,看着床顶的蚊帐滚边花样。

“那个,呵呵,脚麻。”萧重柔憨笑道。

沐清臣眉色一凛,来不及回答萧重柔,转眼盯着房门。

“沐清臣?”萧重柔疑惑地喊着沐清臣的名字。

“砰。”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一道凌厉的掌风向沐清臣袭来。

沐清臣带着萧重柔往回一退,一把将萧重柔推回床上,取过被子遮住她的春光。

来人武功甚是厉害,等到沐清臣做完这些,他的背上已经吃了来人一掌,气血翻涌,眼睛不由一黑。

“萧轩骄,你住手!”萧重柔大喝道。

“打,给我往死里打。”萧衍随后赶到,他看到房里情境,一把把门关上,恼羞成怒道。

“等等。”萧重柔说话间便欲下床。

“不准动。”房里的三个男子齐声道。

“不动就不动。”萧重柔斜了萧衍跟萧轩骄一人一眼,冲着沐清臣甜甜笑道,“沐清臣,你过来。”

沐清臣勉强压住体内翻滚的气息,走近萧重柔:“怎么了?”

萧重柔伸手一把拉他坐下,取过被子包住两人,环住沐清臣的腰,恶狠狠地看向萧衍二人道:“不准打沐清臣。”

“囡囡,你还有没有一点女儿家的样子。”萧衍又气又急。

“那爹爹你呢,你是堂堂骠骑大将军,干嘛像个地痞坏蛋一样,乱打人。”萧重柔顶嘴道。

“他敢欺负我女儿,我当然要打他。”萧衍咬牙切齿道。

“沐清臣才没有欺负我呢,你要打就打暮钦晃去。”萧重柔一边说一边伸出双足,指着上面的啮痕道,“这些都是暮钦晃那个畜生咬的,我的衣服也是被那个畜生撕碎的。”她虽然看上去气势汹汹,在提到暮钦晃的时候身子依旧忍不住颤抖,沐清臣心里怜惜,左手伸出环住了萧重柔的腰,右手沿着她的背由上往下有规律地轻抚着。

“怎么回事?”萧衍盯着萧重柔脚上的累累伤痕心痛道。

萧轩骄却径直转过身,开门出去,身上不知何时生出了一分可怕的杀气——三皇子暮钦晋是个恋足癖,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萧将军,此时并不适合谈论此事。”沐清臣看了眼萧重柔,盯着萧衍道,他不想当着萧重柔的面提那件事,更不想萧重柔亲口重复那件事,无论哪种情况,对萧重柔来说,都是二次伤害,“您现在最好看住萧侍郎,晚生午后定会携同令爱登门解释。”

萧衍沉默了下,开口不甘不愿道:“解释是必须要的,你把聘礼一块儿带过去。记住,之前徐家退回来的聘礼一件也不得充数放入我女儿的聘礼中,不准派属下去提亲,你本人必须亲自到场。”

言罢,萧衍心疼地看向萧重柔道:“囡囡别怕,不管哪个混蛋欺负你,爹爹一定都帮你出气。”

“欺负都被欺负了,出气有什么用。”萧重柔嘟着唇道,“以后你对沐清臣好点就是了。”

“咳咳。”萧衍咳嗽了两声,终究答应不出来。把他宝贝女儿嫁给这个佞臣,他真的是一千个不愿一万个不肯啊。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已经由不得他做主了,唉,女大不中留啊。唉,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他老丈人为他养了个妙人儿,他一声不吭就给偷回家了,活该他辛辛苦苦养大一姑娘被沐清臣白白拐跑了。现世报啊现世报。

“晚上爹爹让晴婶做你最爱吃的菜,榨玉米汁给你压惊,囡囡早点回来。”自艾自抑一般后,萧衍又狗腿着开口道,一派标准的“孝女”风貌。

“昨天是谁把我赶出门的。”萧重柔哼哼道。

“我的错,我混蛋。”萧衍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这倒不是做戏,他是真的恨死自己了,要不是自己发神经把宝贝女儿赶出门,她又怎么会受这种委屈,更不会让那个沐清臣占了便宜。

见老爹那巴掌声太过实诚,萧重柔立马心软了:“好了好了,你别打来打去,自己也不能打自己。我会回去啦。”

待萧衍离去后,萧重柔抬头对沐清臣对视,娇憨一笑,眼睛里满是欢欣。

沐清臣既被她之前的护卫姿态感动,也被她现在的小女儿娇态打动,不禁柔声道:“何事这般开心?”

萧重柔环着沐清臣腰的手紧了紧,她将头倚在沐清臣的胸膛上,听着他沉稳的心律,三分狡黠七分满足道:“沐清臣,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沐清臣叹息,认真道:“嫁我未必是好事。”

萧重柔笑道:“娶我却绝对不是坏事。”

精彩评论:

架空类小说,前面百来章几个女主(萧重柔,萧衍)人物刻画的挺丰满,特别是钢管舞公主(萧重柔,萧衍),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可惜好景不长,后面金手指狂开后情节越来越弱智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